2014年11月7日

【花雪】月華開

  ※荻花題葉與玲瓏雪霏。




  有些人,有些事,哪怕再多的十年,也無法說放便放。
  來時從容,去時乾脆,她幾乎走得頭也不回。

  ──亦如他這十年來,竟只願往夢裡尋她。

  事情的開始在哪兒,玲瓏雪霏記不清了,他們因為無情葬月之事而再次相見,此後,她未曾去尋他。說來奇怪,他是她唯一一個分明去向的人,也是與她有著諸多牽扯的人,她卻生性沉穩清冷,當真沉寂在他的生命裡,竟有這樣長久的時光。

  她記得十六歲時的自己,那是身為女子最美最動人的年華,她曾經任由他牽著自己的手,肆無忌憚地揚起漫天花雨,只為了她眼底微乎其微的笑意。那時,風花雪月尚存,他們青春張揚,在苗疆那廣闊無邊的天地間,傾情揮霍如流年月,短暫的一年,足抵生生世世的每一年。

  然而,輕狂年少,再如何肆意,也會在情初的微澀時,柔軟如羽。他們相識的歲月算得上漫長了,只可惜領會到彼此心意的時間太過短促,她尚未釐清風花雪月遭遇的種種;尚未將荻花題葉為她畫下的每一幅丹青臨摹入心;尚未親口告訴他許多,關於她和他之間……

  「昊辰。」彼時,她似乎是這樣開口的,荻花題葉望著她,秀致溫雅的面容,俊美惑人的眉目,含著淺淺的笑,所有輕佻與那漫不經心的慵懶不在,唯有一心一意的專注與溫柔。提起裙裾,她緩步向他而去,丹唇輕啟,出口無聲,心底瞬間的驚疑並未渲染她依舊清美嬌麗的容顏,她甚至想不起來……自己究竟要說些什麼?

  她……真正想對他說的,又是什麼呢?

  啪的一聲響,微敞的窗扉因風欺上牆面,外頭皓月當空,映透了漆黑的桌案,僅只些許流光爬上她的裙角,亮了深邃的藍。她拄著額際,始才覺察自己未曾點燈,早已麻木的雙腿毫不留情地撕裂了她紛亂的思緒,僅餘空白。

  她想他了,在他說他總要夢回苗疆的那一年,日日見著她之後。

  確如風中捉刀所言,她同樣是逃避之人,逃避著本該屬於自己的感情,逃避著本該相偕而笑的溫柔執著。終歸,不過是一場不被存續的夢,倘若還在他心尖徘迴,她便是他的魘。荻花題葉寧可耽溺,也不願面對與她所有的可能。而今,玲瓏雪霏哪怕只討回一身殘敗,至少,她還是願意見見他的。即使,他們言不及義;即使,他要她的陪伴;即使……她冷著心說了他們不會幸福,不可能會幸福。

  都敵不過相視的那一眼。
  足可令她明白,她與他是無法分離斷念的牽絆。

  讓他尋月,不僅是為了風中捉刀,也為她自己,或者,是風花雪月。
  她相信的是他,從頭至尾是他,怎會是他的話?

  這些年來,能可隨意自記憶深處挑揀出的畫面,也不過就是某個少年持著繪花繡葉的摺扇,小心翼翼卻又忍俊不禁向她瞧來的神情,默然與她並肩而行。

  她一直記得那時的自己,像是頭一次見到白雪的孩童,心底似喜似奇,彷彿偷著了天下最好的東西般,甜甜的朝他笑了。




                          ……全文完。



Free Talk-2014/11/22*

  沒記錯的話,這是墨武10的衍生,那時候我著魔似的兩天下來刷那段不知道刷了幾十遍,很想從中知曉感情流向,於是不惜把運鏡、操偶都仔細觀察分析XD不過,這篇仍然只是自己操作腦補的妄想而已啦,也許雪在見完花以後,會想起花,想起有個人把她捧在心裡,一直喜歡著,保護著,可卻將兩人越推越遙遠。真心希望他們能成,不要亂拆啊啊啊OAQQQQ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若有疑問或感想、意見,歡迎交流!
請勿使用火星文,但注音文偶爾可以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