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9日

【弗萊】正確的食用方法

  ※弗蘭克斯坦與名字很長卻擁有可以使日月無光、天地無聲的美貌的萊傑羅,就是招牌主僕無誤!
  ※此篇食物梗為香蕉(認真)。
 


  回到家中,他的主人端坐在沙發椅上,似是沉吟又似出神,他淺淺一笑,並不揣度,主人平時多半如何,他是早已銘記於心的。哪怕已是橫跨許多如流時光,理所當然,他身為主人身邊的僕從──主人心甘情願的僕,只能在那人最放鬆而自在的短暫時刻裡頭,以茶香竊取那舒眉淺嚐,滿足微笑的一瞬。

  但當弗蘭克斯坦端著茶具,替萊傑羅斟滿香茶後,澄藍透亮的細眸,與那白皙盈潤的掌指拿著的亮黃食物不期而遇了。

  主人……還沒放棄嗎?

  弗蘭克斯坦微不可察地挑了挑眉,極其俊美清逸的臉龐,卻有了明顯的抽蓄,萊傑羅濃長的羽睫上抬,恰恰望見他眼底流轉而逝的為難或者困擾。弗蘭克斯坦在心底重申,他是主人的僕,必是要讓主人在最自然的情況下,得知如何食用香蕉的方法才行。

  「弗蘭克斯坦。」萊傑羅聲色清冷,不是特別低沉,但清脆和緩,柔柔暖暖,像是說了,又像是沒說,透著難掩的孩子味,總是他記憶中的美好部分,「主人,讓我為您效勞。」萊傑羅聞言,很是順從地交出了香蕉,弗蘭克斯坦恭敬而慎重地單膝跪在他身畔,低沉磁性的嗓,彷彿午夜情歌淺吟低唱,「食用此物,得先將它的外皮剝去。」然而,話裡的內容卻讓浪漫在現實流離。

  他微微斂眼,注意到主人專注地瞅著他的動作,他抬起指尖將香蕉皮剝了開來,露出了內裡白軟細密的果肉,弗蘭克斯坦正要遞給萊傑羅,卻見他的主人將略長的鬢髮勾至耳後,露出綴有十字銀飾的嫩白耳廓,他心神一震,便見主人垂首雙唇微張,含住了果肉尖端咬了一小口。

  「主人……」聽見弗蘭克斯坦莫名低喚,萊傑羅轉了眼光,淡淡說道:「很香軟……也很甜,令人費解的味道。」說罷,總是一襲白衣灰褲的青年優雅地執起瓷杯,正欲啜飲之際,愣愣望著香蕉果肉前端的淺淺牙印的創校理事長總算回神,依舊溫朗英俊自信地吻過了主人瑩白的耳畔,便瞧見萊傑羅側過微泛暈紅的雙頰,平靜無波的血色瞳仁依舊如淵,但在他挾著溫柔笑意的凝視之下,漸漸闔掩於睫窩之中。

  主人不說話,似乎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識趣的將香蕉交到青年手裡,以同樣淡然無波的語調,揚唇低道:「很香軟,也很甜,令人費解的味道,是吧,主人?」





                          ……全文完。




Free Talk*

  該說的已經在噗浪上說完www主僕每次都萌哭我啊!(而且還是真哭……)希望理事長可以致力於讓主人幸福美滿無憂無慮的生活下去啊OAQ

  其實,我也不曉得自己為何忽然就被千神推坑推一下直接掉到谷底去(爆)可能是因為主人是我的菜?還是主僕的光芒太閃耀?我已經無法阻止自己繼續寫下去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若有疑問或感想、意見,歡迎交流!
請勿使用火星文,但注音文偶爾可以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