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3日

【楓曼】迂迴

  ※楓岫主人與君曼睩。
     


  女孩踩著愉悅的步伐,由著春風舞弄她一頭柔順墨髮,幾許青絲迎風飛揚,宛若一翩翩鳳蝶,綻開其美艷如斯的玄黑蝶翼;一襲淡雅橙裳襯著白皙青嫩的臉蛋更加潤澤可人,宛若染了春意的繁花初綻。

  碧藍杏眼望盡桃樹林,前方佇立著兩道人影,一者白、一者紫,一者和藹可親,是她最為敬愛的義父公孫奪鋒;一者俊秀絕倫,眉宇間透著三分冷意,雙眸凜凜、卻是深沉地令人無法看清。君曼睩躊躇半晌,這才前行至二人身旁,服身行禮,「義父,以及……」湛藍眸光輕輕流向那人一雙清冷的墨褐雙眸,卻又垂首避開。

  「楓岫主人。」語調如清風拂耳,音嗓卻是美酒醉人般地低沉迷人,君曼睩恍惚之間竟喚了聲:「主人。」一旁公孫奪鋒輕拍義女肩頭,神情盡是寵溺,開口解釋道,「他便是將妳託於我照顧的楓岫主人。」聞言,她抬首、雙眸再次與之相觸──卻意外觸及那最是溫柔的眼光。

  至此,尚還年幼的女孩,心口再裝不進其他。

  但就在她輕輕握上了刀無心那雙真情切意向她遞來的雙手,她以為自己已是遺忘了那底溫柔笑靨,是冷的、柔的、輕的。她忽然有些想念。

  「曼睩?」刀無心淡柔音嗓探問著,她回過頭,粉唇微啟,話語含在唇邊未得出口,一滴熱淚便奪框而落,沿緣自腮畔劃過一行淚痕。刀無心神情慌亂,只見她垂首執起橙色水袖拭過臉顏,重又抬首,綻得一抹溫柔笑靨,「別為我擔憂,無心。」

  ──她只是想起了,一直以為忘記的人。

  再次見著那似乎遙不可及的淡紫身影,君曼睩一雙藍眸水光盈盈,幼年記憶逐又勾起,她非是刻意忘卻,只是用了許多年的時間,走了一段離他愈來愈遠的路途,才又繞回他身邊。她開口喚了一聲主人,那人冷靜銳利的眼眸宛若春意融去冰寒,流洩毫不掩飾的溫柔自在。君曼睩幼時不明白,如此冷淡出塵的他,為何能笑得讓她怦然心動。

  現下她才知曉,那是與心脈密不可分的心情。

  如若拿了,她便失了心。

  「曼睩,該是前往天都的時候了。」那日楓紅紛飛的寒光一舍,那一身玄紫的楓岫主人,手握羽扇輕搖,反手揚風接下一片紅葉,墨褐星眸淡淡朝她一凝。君曼睩斂下鴉翼般地羽睫,粉唇輕抿,垂顏,卻是一聲細不可聞的嗟嘆。

  他們,為什麼,總是在分離呢。

  夜晚穹空繁星點點,映著她黯淡水眸如螢,卻又赴滅在懸著淚珠的眸底。本該是四季如秋,楓紅葉落的秀麗景致,竟下了陣狂暴夜雨,君曼睩立馬淋了一身濕濡,墨色雲鬢服貼蒼白頰腮,她顫著唇,眼前不清不楚,偏偏又是望見那抹孤高的紫,心中一動,欲上前看個透徹,未料才方執手向前,眸光所及已是一片絕望的黑暗。

  「主人……」

  曼睩一直很想你。

  在那無底漆黑中,她彷彿被熟悉的溫暖懷抱救起,宛若失水般,她捉住最後一片浮木,依偎著那人肩窩,參和著冷雨的熱淚落下,然落處非是那早已溼透的衣裳,亦非是那人平坦堅實的胸膛,而是心頭那以冰冷偽裝的最後溫柔地方。那兒太深、太暗、太虛幻,就是連他自身都無法摸透。

  「曼睩,我會保護妳。」

  但妳不必知曉。

  後來,她上了轎,前往天都。猶記那夜狂雨,是誰的懷抱使她心安,又是誰,在她甦醒的當下,毫無留戀的離開她身邊,告訴她:「細軟已為妳備妥,即刻動身罷。」君曼睩明白,她只得他如此懷抱,便已是心滿意足。試著環抱住自己抑制顫抖,她緊咬下唇,兩彎柳眉輕蹙,是痛苦、亦是悲慟。非是懼怕此番前去無回,而是深深恐懼自己將再度深陷泥沼,再想不起他了。

  人的一生總有許多人來來往往,君曼睩的生命亦也如此。可當她奮力追逐著前方的淡紫身影,卻是在那淺淡的記憶洪流中,迷失了方向,踏上了一處迷霧滿佈的道路。迂迴了好段路程,才終於又回到他身邊,亦是分離的起始。

  泛黃的回憶扉頁寫下那抹紫是如何摘下楓樹紅葉,交與那溫柔似水的小姑娘之手,亦將其心帶走。毋須返還的交易,卻宛如一把刀,插在心扉,稍有動靜便會淌血流淚,君曼睩堅強地痛苦著,最後終是在記憶的門前上了鎖。

  她僅知曉,天都就連一扇雕花窗櫺都顯得冰冷。

  在她漸漸瞭解羅喉,也得了對於天都的相處之道,她以為鎖上的記憶早已埋藏,不再午夜夢迴,惹得她兩行淚下,聲聲嗚咽,濕了錦繡玉枕,皺了繡花錦被,而後隔天又被更替換新。起初君曼睩不明白,卻未料得是羅喉的安排。換下了昨夜的哀痛,傷口仍舊存在。就如同羅喉背負著那虛偽歷史而武裝自身,成為人們口中的暴君。

  傷口依然存在。

  羅喉在君曼睩如蔚藍穹空般的眼眸,如同一道煙花,一閃即逝,卻也是最美麗的傳說。她為他寫下最真實的英雄,最真切的情誼,以及最轟轟烈烈的勝利。那一刻,她想告訴羅喉,「英雄,永遠會是英雄。」再也不會有人捨棄,因為她會相信他。

  卻怎麼也無法忘卻那帶走她心情的溫柔一笑。

  蒼穹漾著抹悲涼的慘灰,細雨綿綿,絲絲如針,劃過君曼睩面龐,分不清是淚是雨。她將那份真實的歷史紀錄讓中原正道支柱素還真背書後,重又拾起紙傘,任著自己走在風雨織成的一張霧色迷網中,她彷彿又見著了那抹淡紫。

  羽扇輕搖,就是在雨霧裡亦是愜意自在,一雙墨褐雙眸輕凝向她,她甫才發覺真是那人。「主人……」微微服身,羽睫顫動,她竟逃了他之凝視。「曼睩,要走了麼。」楓岫主人輕搧羽扇,幾許雨絲濕濡了他一張俊秀面容,卻是連平板唇角都透著幾分冷意。她不語,僅僅頷首,欲自他身邊離開,卻被他一聲攔阻。

  「跟吾回去罷,好有照應。」聞言,君曼睩回過身,莫名地眸底酸澀,熱淚盈框。思起他那抹曾予自己的溫柔笑顏,已無法自控地落下淚滴,卻顫著唇強裝鎮定,「謝主人好意,曼睩心領。」她明白他不會回頭看她了,一入江湖無盡期,他有他的天下要憂心,該離開的人,是她罷。這已是她最後能為他做得事情──至此,還是只能選擇別離。

  「……妳好生保重。」

  即便底心已下了抉擇,她還是不住回首看望,只為了記下他最後的背影。但又是為什麼,她竟提起步伐向著他離去的方向奔去?鬆開的紙傘掉落在地,就著風雨逐漸吹遠,她望著模糊一片的前景,緊抿雙唇卻還是低泣出聲,「主人……再見了,再見……」

  再也……不見。

  那年桃花林,男子一身紫裳,俊逸臉容生生倒映在女孩一雙含水杏眼裡,從此印下纏綿一生的溫柔笑靨。

  他喚,曼睩。





                          ……全文完。



Free Talk-2014/4/21*



  這篇其實算是曼睩中心啦,寫到後來覺得,這就是曼睩跟楓岫難解的羈絆。雖然這是我自己腦補的劇情,可是我想曼睩生命裡有很多使命,她曾經可以是個平凡姑娘嫁做人婦,可是她從被楓岫主人交給公孫奪峰後,就註定她的特別。她進天都,應天命遇上羅喉,發現羅喉的內心、過去、一切,她的確是勇敢自主,可是她的心又在何方呢?

  我想她是有資格埋怨,可是她選擇完成這一切,圓滿這一切,所以她盡到了她應盡的責任。然而左右她決定的楓岫主人,我想她還是會不由自主的去掛記、去關心。即便到頭來,身邊仍然什麼也沒有,她至少也曾經在他心裡駐足。

  可我相信,曼睩永遠會是楓岫心裡唯一的溫柔。

  以上是我當時寫的,寫得不錯,所以保留之(毆)這篇我現在看來還是頗萌,也不知道是哪一種氣質,楓岫跟曼睩也是郎才女貌型,看著就很舒心,何況他們那千絲萬縷的羈絆,還是讓我心癢癢的啊XD至於總體而言,反而是文字方面的不足處較多,但最可取的應該是結尾處的呼應吧X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若有疑問或感想、意見,歡迎交流!
請勿使用火星文,但注音文偶爾可以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