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1日

【蒼赤】深深

  ※蒼與赤雲染。



  一望無際的水面,萬里晴空的蒼穹,三月清風拂過她一綹月華般的髮絲,挑起火色雲鬢,簪上絳紅流蘇迎風而動,她一雙淡眸凝望遠方,卻望不透雲霧之中含藏些什麼。究竟,掩去眸光清明的是眼前煙波浩渺的景致,還是她的心?

  出身於玄宗,一生之宿命,便是殲滅魔界。

  忽聞熟悉琴音自耳畔響起,弦音透著平穩悠然,既是廣闊的蔚藍深海,亦是她眼前一片雲霧裊然的蒼茫穹空。不由執起手,淡眸輕凝著展開的掌心,似是望見那過於遙遠的從前,年幼的他們,習武撫琴書畫,但她的眸光卻總是追逐著那個人的背影。

  是那麼遙遠、是那麼令人心安。

  「赤雲染,在看些什麼?」聞聲,赤雲染這才覺察琴音已停,而自己、卻溺在往昔回憶中,是最不該有的失態。「不,沒什麼。」微斂眉睫,目光僅在那人一身紫紗道衣上一凝,卻是沒再探看他之神色。二人靜默半晌,赤雲染正欲說些什麼,眸光一抬,卻見那人已欲轉身離去,「蒼……弦首。」不住垂顏低喚,她知曉他定是聽見了,卻仍改口,「無事。」

  然蒼僅是側首,在赤雲染垂下臉顏之際,紫睫輕顫,碧青星眸映著她銀紅相間的髮絲,他竟是莫名欲望清她的臉容,「無事便好。赤雲染……」話音微揚,似是續話、亦似斷句,引來赤雲染的疑聲,甫抬首,便對上那雙青眸,本該是淡然自若的心緒卻亂了方寸,赤雲染氣息一滯,卻沒有逃開他之凝看。

  只消一眼,赤雲染便明白了。

  天命,不可違之。

  她已從蒼澄澈的碧眸看得一清二楚。惟獨底心一度盈滿而出的莫名熱流,轉為流淌心音如針刺般的麻疼。是什麼呢?對於她而言,那般無法言明的情感,又能是些什麼?

  「赤雲染無恙,謝弦首關心。」唇角輕扯出一抹淺弧,獨自背負笑顏下含藏的心傷,原來,心音為某個人所起伏、所沉痛的那股情感,卻是之於彼此,毋須存在的一塊。

  終究只能當是一種深深信賴,才產生的仰慕之情罷!

  說服得了別人,卻是說服不得自己。

  「嗯。」蒼應了一聲,再無多言,回至不遠處的石亭中,如往常般悠然而坐。

  --卻鬆不開自方才便緊握不放的掌心。





                          ……全文完。



Free Talk-2014/4/21*


  我很喜歡蒼赤。但不曉得為什麼,他們的文我通常寫不長。對於他們的瞭解說不上完全掌握,但至少也深刻了,可是要寫出來,除了近兩年有點長進之外,前些年老實說,真的寫不出他們XD反而很卡,卡得要死要活,這篇是我第一篇蒼赤,憑印象而言,大約是七、八百字左右,不到一千,但寫得像蹲廁所十年的感覺(夠了)以我現在的角度,來說這篇其實有「字字斟酌」那就太言過其實,只能說當下是很用心想要營造他們,但還不夠豐滿動人。
  順道一提,這篇校稿也歡樂到吐奶|||||bbbb(被白虹劍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若有疑問或感想、意見,歡迎交流!
請勿使用火星文,但注音文偶爾可以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