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3日

【赭緋】紅豆思

  ※2010年五柳柳生日賀文。
  ※赭杉軍與緋羽怨姬。


  繪有春時繁花的紙傘,在綿綿細雨中自轉成一片天地,雨絲如針,執手對空,任由雨水沿緣滑過,亦由著雨絲針針札進心坎裡,盪漾無數漣漪。女子嗟嘆一聲,收回些許冰涼的手心,執起絳紅羅裳一角,提起步伐向前而行。眸光微斂,覺察前頭正有人待著自己,她並未抬首相對,直至到了那人面前,她才拾起目光。

  「怨姬?」瞧那人兩手皆空,連把傘都沒帶上,她紅唇微勾,是抹無奈的笑,「臨時起意來採買幾樣事物,讓你擔心了……白雲。」隨即提起執傘的一手,讓他倆都身置其中。「沒的事。」孟白雲搖首示意,接過了她的傘,同時也握過了她的手心,「莫受涼了。」他道了這麼一句,緋羽怨姬感受到自大掌傳遞而來的溫度,心中微動,神色卻不起波瀾。

  曾經也有人這麼喚她,「怨姬。」
  聲音是極輕的、亦是極為認真。

  「怨姬麼……」喃喃地,她嘗試以記憶中那抹熟悉聲嗓喚著自個兒的名,卻是陌生得淒涼。重又凝看身側的孟白雲,自從不問世事,歸隱田園小舍後,日子平靜恬淡,孟白雲照顧她無微不至,她點滴在心,然此時此刻左胸口深處不斷躍動的心音,卻聲聲傾訴著,對遠方那人的思念。沒有消息便是好消息罷?但顯然她一向沉鬱的心,又鬱了幾分。

  直至回到他倆的居所,都未曾有半句閒談。

  孟白雲不傻的。緋羽怨姬比任何人都還明瞭,也因此,他的用心守候,終待得她的歸來。那麼,她心裡所守候的那人……他又可曾知曉,她便站在離他最遙遠的一處,不望、不聞、不言?

   不望,是怕自己重又守候了數十載,月華樹凋零片片,亦如她心碎片;不聞,是怕他那溫和沉嗓,道出那一句句離別祝福,惟有他的祝福,是她最不需要的;不言,只因自己,從未得立場--在他身邊。

  是日,她刻意起了個大早,卻在洗漱完畢後,望見外頭桌案上早備好的早膳,不由一陣苦笑,最終仍是斂下笑容,嘆息。昨夜道安就寢時,孟白雲便提起若是在屋裡悶著,出去走走也是好的。她頷首應下,思起村裡開設藥鋪的王伯,年事已高,卻仍每天自個處理藥材、看診,心下便決定明個就去幫忙。

  孟白雲在擔心她,她懂。
  但是,她不能收下他的擔心--就像那個他,也從未得收下她的擔憂。

  粗略整理了屋裡事物,她便動身前往村裡藥鋪。年邁的老者望看她的到來,又驚又喜,「小孟說妳醫術高明,人又聰慧,在家照顧小孟就行了,哪好意思請妳幫忙呢!」聞言,緋羽怨姬搖首謙道,「緋羽不敢當。既然身為這村裡的一份子,幫忙也是該然。」無法言明的,是底心那縈繞不退的記憶,以及最深的思念。

  即便平淡的生活使她的心歸於止水,可心心念念之人,又豈能輕易忘卻?或許她僅僅是不敵內心的軟弱而欲從他眸光中探尋一絲溫暖,但事實是--她對他,已無法割捨。

  將剩餘的藥草歸類後,她拂過沾了塵埃的衣袖,欲起身,遠遠地卻見老者拿了一籃赤色豆子而來,「緋羽姑娘,妳可知道這是什麼?」老者笑呵呵問道,順了順下頷一撮白鬚,緋羽怨姬頷首,清澄的褐眸流轉一絲疑惑,「不就是海紅豆……麼。」自記憶裡對藥草的認知,她默默喃唸道,「豆裡含有劇毒,提煉後可藥用……」

  「耶,妳說得不錯,但緋羽姑娘不曉得麼?這豆又名相思豆呢。」緋羽怨姬怔愣間,眼前彷彿閃過一抹耀眼的赤紅,她心慌意亂,卻是暗自抑下,「為何呢?」老者留有歲月足跡的臉龐化開一抹祥和的笑容,自籃內拿出一顆赤豆,要她好生端詳,才知此豆如心,由外而內,色澤漸深,就宛若人之情感,隨著時間相處加深,直到與心音融合一塊。

  更因如此,剖開內裡,便是思念毒藥。

  老者話畢,便與她一同將歸類整理好的藥草放至鋪子,在將赤豆移回木櫃時,緋羽怨姬僅是默然半晌,便悄然握緊了老者方才給她的紅豆,闔上木格子。

  紅豆,相思。
  如今,他又在何方?

  「怨姬,妳回來了?」孟白雲在屋外院落迎接她,俊秀面龐展開一抹溫和笑顏,卻讓緋羽怨姬雙眸發熱,好似有什麼模糊了前方,她欲報以微笑掩去,孟白雲卻早一步執手拭去她滑落腮畔的熾燙淚珠。「別哭,妳不是來找尋幸福的麼?」聞言,緋羽怨姬抬首與之對視,然淚霧迷濛的面前,卻還是揮之不去--她深深思念的那人。

  「赭杉……我一直在找的人,是他……」顫抖的粉唇,試圖抑下在孟白雲前最是不該的泣聲,卻只換來更多的淚滴淌落,明知自己又再度傷了他的心,但她的心,卻是無比的疼。原來思念,竟是如此可怕的毒;原來,心意的交付,竟是如此纏綿的牽掛。

  「白雲……」執袖拭去佈滿淚痕的臉顏,緋羽怨姬的神情重又拾起當年月華樹下,那獨自堅毅守候承諾的模樣,清澈的褐眸凝望著他,是那個孟白雲一直深愛的她,緋羽怨姬。

  直至她轉身向前而行,那一身堅強卻又孤寂的纖細身影,烙印至他眼底、心底,痛楚蔓延,他終是不住開口,「怨姬,妳會後悔麼。」他知道此次一別,再會無期,但底心的希冀仍然等待著她的留下。然,前方的人兒卻只留給了他,永遠的背影、永遠的追尋。

  「白雲,你一定明白。」

  --是啊,因為我亦是當年守候靈蠱山下的孟白雲。

  踏上了獨自的路途,緋羽怨姬決定回到最初的原點,甫一上山,便見漫天花雨紛飛,這時序交替,又是一年,她並不意外。

  恍若無物地走上以往的位置,蹲下身子,徒手挖開地面黃土,曲著的蔥白都染了塵土,指尖也泛著疼痛的紅。她垂下眉睫,專心一意,直至小洞略深,她這才將懷裡的相思豆拿出,攤開掌心,想記住它的樣貌,卻暗笑自己傻,便不再猶豫地植下土裡。

  此生,相思無盡處。

  「打擾了。」驀然,沉穩的腳步向她所在之處而來,她未抬首,僅專注覆上挖開的土,以思念作為養料,等待來年相思有果。如此想著,手下動作不自覺地柔了,彷彿望見他輕斂雙眸沉吟的神情,絳唇揚起了淺淡的笑意。

  「不知姑娘是否就是此山主人?吾已在此等候三年,那日與此地主人一別,心裡有話未言,」聞言,緋羽怨姬猛然一震,方才走神間,竟未得聽聞這人所言,那如此熟悉而沉穩的嗓調,她竟怯於抬首相對,「便一直在此等候,原想當日都已由衷祝福她歸隱而去,該是後會無期……」話未盡,那人已止下聲嗓,緋羽怨姬執手按著劇烈跳動的心口,微喘息,終是仰首看望。

  「怨姬。」前方赤紅人影映在她早已盈著水光的褐眸眸底,淚,不住落下,她垂下臉蛋,欲拭去不斷流淌而出的淚水,那人已立在她面前,「赭杉終究,還是想與妳一塊天涯遊。」赭衫軍淡嗓輕起,她不可置信地與之眸光交接,望見的是他正經凜凜的面容透出的溫和笑意,與那長久練劍而生了繭的厚掌,她瞇起雙眸,如懸掛墨夜的月牙彎彎。

  「我亦如是。」

  執手,與之相握,再不分離。

  時光荏苒,年復一年,靈蠱山下,一襲赤紅道衣的男子牽著一名身著豔色羅裳的清麗女子,緩步行上山頂,過往回憶歷歷在目,曾經苦苦思念之人已在身側,她心滿意足。登頂,映入眼簾的不是那如圓月凋零般的花瓣雨,而是一棵獨自佇立央心的相思樹。

  她緊了緊彼此相繫的手,牽著他往那樹走去。摘下那如人心般的赤豆,她側首瞧看正有些疑惑的俊容,「知道這是什麼?」攤開掌心,她微笑問道,眼前人僅端詳半晌,便得出答案,「紅豆麼。」聞言,她搖首,拉起他的另一手,慎重其事地將赤豆放在他的手心裡。

  「這是我對你的思念。」





   





                          ……全文完。



Free Talk-2014/4/20*


  〈紅豆思〉好像是我唯一一篇赭緋,五柳柳的赭緋好像比我多XD這篇的基礎,是來自於煙花三月的剪輯跟補劇搭配形成,但認真說起來,我看到怨姬回去找白雲的時候,心裡真的非常激動,也非常感動(毆)孟緋我自然是樂見的,只是赭緋的帶感處,莫過於他們之間短短的交集與相知啊!而且還是同色系情侶裝(夠了)這篇是用孟緋退隱後續作衍生,篇幅現在看來有點短小,轉折處處理得不好,但基本感情的走向約莫是有寫出的。
  當三人回到原點,怨姬與赭杉的選擇又是什麼呢。大概是這樣的想法吧X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若有疑問或感想、意見,歡迎交流!
請勿使用火星文,但注音文偶爾可以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