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4日

【九司】既見君子

  ※天作之合同人創作。
  ※2016年情人節賀文,唐九珍與司馬麗蘇。




  又是一年秋。遙想幾年之前,自己還曾以那號稱日行八百里的神行九式,為了逃避本也不屬於自己的人──大師兄的婚禮,因而出走荔榕鎮。那時二師兄還穿著一身奇形怪狀,尤其是那看起來極悶熱的熊頭飾,她還不疑有他,想著一見苗頭不對,便趕緊逃跑,未曾想,這一逃,卻逃到了一個人眼前,而後再也離不開。

  今年的秋天,不若那時無風無雨。倒是一陣一陣清涼秋雨打來,她人本就疏懶,礙於一對父母的威儀逼迫下,連日來勉強在觀內調息打坐、紮馬步,背頌心法,需得耗費兩個時辰用功,才可能偷得一刻閒。不過,自從去年武林群青會拔得頭籌後,司馬無極──華山派的掌門,她的爹,已不再同從前般千萬叮囑、百般嚴厲,對她放心了許多。

  但她也沒真覺得是自己突然變成個武學奇才了。說來說去,那次群青會不就是給她爹長了面子,再加上某人一臉笑意盈盈幫著說了一籮筐的好話,把自家爹捧上天去,整個華山派樂呵著呢。當然,她不會把之後父母燦爛的笑容、溫柔周到的關懷,歸功於某人那一聲「岳父」、「岳母」上的。

  「姊姊怎的發起呆來?」一道熟悉喚聲自身後傳來,只見一名身著白袍的翠髮青年,一派優雅的在門前收起紙傘,深邃的碧眸眼尾微微上挑,端得是秀麗雅致,挺直的鼻樑,玉潤似的薄唇,當真是面容端秀,玉立長身,俊逸風流。麗蘇搖搖頭,將手中的秘笈心法往邊上的小几一放,便打了個呵欠,「什麼時候了?」

  唐九珍凝視著她,話聲輕輕的,比秋雨迎面而來的風,又更煦暖些,「申時一刻。姊姊別看了,陪我散散步,可好?」聞此,麗蘇無甚意見,起身撫順裙裾,便見青年白玉似的掌指朝上向她而來,她笑了起來,緊緊覆握,「小九。平時沒見你來,今天怎麼得空?」唐九珍見她這般說,俊美的眉目瞬時黯淡下來,楚楚動人更甚女子,「姊姊誤會。想來掌門也不願我耽誤姊姊的功課……」話末,那雙碧色深眸掠過一絲狡黠,麗蘇眨了眨眼,覺著臉上發熱。

  「否則,我倒要天天來看妳,用不著等待這把個時辰。」說完,唐九珍淺淺勾起唇角,深深瞧著麗蘇,彷彿要看到她心底去。「──我想不用吧,雲歸院不就挺近的嗎?若要相見,隨時都能見。」你也不用急成這個樣子,真的。麗蘇眼神真摯,唐九珍裝沒看見,兩人齊齊出了房,青年打開紙傘,復又將手覆上她的,麗蘇始才覺察,唐九珍的手已不若初見時冰冷,掌指修長,也能夠完全包覆住自己的手心,更重要的是,他放棄修習五毒神針,已沒爆食的症頭,不然華山派沒準要給他吃垮。

  「姊姊。」唐九珍早對麗蘇的個性熟稔,知她又在想些別的,年少初遇,他即便深沉,卻也有著一份執拗,想著捉弄她呢,又不想看她與別人親近,好似她是他的東西般。雖然現在乃至今後,她都只會是他的,但畢竟人是會成長的,他此刻適度的寬容,就是要她多想他一點,別再分心想著其他人事,那些,畢竟不若他重要,不是嗎?

  「小九?」麗蘇自然不知唐九珍心思,哪怕知道了,也不會多大的介懷,至多便是「小九你啊……」稀哩糊塗就給唐九珍過關了,偶爾想耍著唐九珍玩,後頭還是讓他得逞,為什麼人與人之間就是這麼奇怪?「姊姊,我已經長大了。」唐九珍歛去始終溫柔的笑,絢麗的眉眼凝著幾分鄭重,麗蘇微微頷首,頓時起了玩心,「是啊,這兩年客居華山派,沒少給你管吃管住,何時打算還債呀?」

  「姊姊對我體貼備至,華山派上下親厚於我這個唐門逆徒,此等恩情,沒齒難忘。」麗蘇一聽,心裡就酸疼起來,她可沒想著要去揭他創口!「呃……小九……我不是……」唐九珍淡淡一笑,笑容透著幾許涼意,「大恩不言謝,姊姊,我身無長物,這債要還清,恐怕也得十年八年的……看來,我只好離去──」

  「小九!」麗蘇急得不行,似也沒想到兩年吃住需要用十年八年還債的不合理之處,忙忙截住他的話,卻見唐九珍就勢抿唇不語,她轉了眸光,此刻實在是惱了自個兒,她可從來沒要趕他走呀!「小九,你看我爹娘這麼歡喜你,你怎能說走就走呢?」面前青年不語,只一雙碧瞳瞅著她,靜默中竟有幾分惑人,可惜麗蘇沒心思欣賞,「何況我也不想你離──」

  話未盡,唐九珍已近前一步,輕輕托過她的臉龐,如以往遞過那底清風般的細吻,唇瓣相觸,好似擦出了一點火熱,然而青年專心致志,一點一滴的將自己印上她,一遍又一遍吮吻著她柔軟的粉唇,麗蘇初時還有愕然,很快又受不住唐九珍纏綿似的親吻,禁不住闔上雙眸,稀稀落落的雨滴打在兩人身上,逐漸濕了肩髮,然他們唇舌相接,情意深深,暖意醉人。

  以至於後來麗蘇醒轉在馬車上,腦子混沌一片,眼前僅有唐九珍俊雅秀致的側顏,隨著窗外變換的景色,漸漸明麗而清晰。「小九?怎麼回事?」雖然她從前沒少經歷過這等怪事,不過唐九珍這還是上了華山後,首次如此突然的帶她到外面。

  「姊姊不是要我還債嗎?我同岳父岳母說了,這借條總得有個證人,不如……讓姊姊來做?」麗蘇頓時清醒過來,馬上爬了起來,此時才發覺自己是睡在唐九珍懷裡,難怪馬車一點沒磕著她。「這怎麼是好,小九,我不是說過那只是想逗逗你罷了……」唐九珍拄著臉,輕輕笑了起來,「哪能呢?這借條已經打好了,期限是一輩子啊!」

  麗蘇望看青年好整以暇的模樣,啞口無言,怎知青年只是將她攬回懷中,溫柔的在她頰畔親了親,歛眸低語,「麗蘇,與我成親,再也不離開我。」

  姊姊……再也不離開九珍,可好?

  麗蘇還記著與唐九珍在荔榕鎮道別的時候。

  那時,少年立於漫天漫地的燦花之間,對她微微一笑。
  笑裡,真誠情長,他們離情依依。





                           ……全文完。



後話:

  這天,唐九珍又抱了大包小包的東西回來。麗蘇見之,大怒,不過卻不是對著唐九珍,「不是讓你只買蔥的嗎?怎的又帶了那麼多回來?」

  「娘子,蔥不是在這兒嗎?」唐九珍知她氣的什麼,不過嘛……能讓娘子這般為自己大發雷霆,實在有趣得緊。

  「以後不准你上街了,省得你惹事。」麗蘇很有些不耐,也不知是怎麼回事,街上的婆婆姊姊老愛纏著她相公,唉,菜拿這麼多,久了不新鮮,怎麼吃得完?

  「姊姊息怒,九珍、不過是想為妳分擔些家務……」

  「不聽。」知他習性,麗蘇堅決以對,心底隱隱有些發笑,誰要相公總喜歡用惹人憐愛這招博取同情,誰不知道他隨便一個小眼神,那些婆婆姊姊就心跳而死,只差沒把自己都送給他,想著就覺得,那個氣啊!

  「既然如此,該怎麼辦呢……不是說好,讓為夫一輩子伺候娘子的嗎?」唐九珍執起她的手,輕輕一吻,她堅決的態度軟化了幾分,「我只是擔心你而已。」

  「娘子真令我為難。」唐九珍抬睫,漂亮的眸子盈滿笑意,倒映著她梳著婦髻的清秀面容,她喃喃問道:「為難什麼?」聞此,唐九珍搖搖頭,低聲一嘆,「大概是,想要妳每天在意我,卻又不願妳為此愁苦,娘子說,怎麼那麼難?」

  ──她這是攤上了什麼啊!



Free Talk-2016/03/20*

  感覺萬年沒更新……(毆)該說什麼呢,因為壓力頗大,所以情不自禁沉迷了一下乙女遊戲,想說吸收一下養分什麼的。發現有些東西跟之前第一次玩的時候不太一樣了。當然也是剛好我對年下的熱愛又回升了一點(不只一點)所以就爆發出了這一篇,小九把麗蘇吃死死實在太有趣惹!只是主線沒那麼明顯,GE就完全顯露無遺wwwww硬要說的話,我的排名是唐九珍>二師兄>顏玉卿>脫脫>華城吧!以前的排名是二師兄>華城>顏玉卿>唐九珍>脫脫欸……這改變真是太大了XDDDD但其實顏玉卿因為番外篇增加太多分了!他太可愛啦!改天應該來寫一篇顏玉卿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若有疑問或感想、意見,歡迎交流!
請勿使用火星文,但注音文偶爾可以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