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5日

【海角天涯】無猜

  ※海海角與多天涯,原劇向。
 


  海海角一直喜歡著多天涯。

  在他五歲時,第一次遇見了那一身紅衣的野蠻丫頭。起初,她臉蛋紅咚咚的,似乎是來見他前,在外頭撒野了好一會,才被她爹提著來見他。海海角被溫柔的娘親牽著手,怯弱的與多天涯見過禮。他總覺得,自己打小就比多天涯聰明些,因此他很清楚--他們是指腹為婚。五歲的小娃娃們所能夠理解的,也不過就是,從今而後,面前這個人,要伴你走過一生。

  多天涯的娘親極早便病逝了,生下她沒多久,她連娘親的面孔都未曾記憶,就如此天人永隔。海海角望著娘親摸摸他的頭,告訴他要對多天涯好一點,再好一點……可惜,他一次都沒有做到。娘親自生下他後身體便十分虛弱,在他七歲時,終於離開了他與爹親,於是他與多天涯一樣,只剩下爹親了。

  娘親柔美的外貌,溫婉嫻靜的性格,佔滿了海海角幼時的所有目光。他喜歡的,他日後要娶的,也該當如娘親這般美好。所以,他無論如何都要把多天涯變成那樣的女子。因為他喜歡她。就在多天涯與她爹一同來悼祭娘親時,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頭,細聲說道:「至少你娘陪你長大了。」就在那時,他確定以後都要喜歡這個女孩子。

  可是,他無法將她變作溫柔可心的妻子,即便他拿著《女誡》砸她的頭,多天涯仍然是多天涯,那麼蠻橫任性的死丫頭。海海角終於鬱悶了,不想再去理會這瘋丫頭,他想娶她,想對她好,但為什麼她非得拿著劍追殺他才行呢?還一口嚷著她要頂天立地的男子漢、要絕代風華的第一劍者,才配得起她。

  海海角只覺得她作夢。憑什麼她來要求他學劍?儘管他試著學了三個月,手掌都起了水泡,武師也要對他搖頭嘆氣,爹親甚至讓他躺了好些天……他還是練了四個月,直至爹親安慰他,自己的靈花術還是頗有天分,才讓他放下了劍,改撐傘。他一直都知曉,自己的氣質比起多天涯,實在是好得太多了,所以每次與她見面,勢必得以身作則,提醒她需要注意自身的修養與口德。

  所以最後,總要不歡而散。

  其實,他不明白,緣何多天涯一定要一名劍術高超的夫婿,他海海角哪裡不好了?任誰評評理,都看得出來,多天涯那副粗野丫頭相,吃虧的分明是他!他每日為陶冶性情,必讀三個時辰的書,練一個時辰的字,而多天涯呢?兩個時辰練功,兩個時辰折騰神花郡,剩下的時辰就在閉門思過。要是有點腦袋的,都該同情他的堅貞不移,偏偏就跟多天涯這女孩子耗著。

  耗著耗著,她就會比較溫柔些嗎?倘若海海角信了這話,他也不會在那僅存於美好回憶中的童年,傻裡傻氣地喜歡多天涯,他更該從此敬而遠之,不問兩家爹親心裡著急,說不娶就不娶,海海角可是坦蕩得很!無奈,他勉強克制自己無視她一切不淑女、野蠻無知、氣質全無的行為,也無法停止去想想她,哪怕,多麼怒急攻心。

  「海角,數月不見,你還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死書生,吃得起本小姐一個拳頭嗎?」多天涯仰臉哼哼,一派神氣,不忘耀武揚威地轉著手中銀劍,似乎是想瞧瞧他臉色發白的模樣。「哼,妳這野蠻人別浪費時間,早就說了,我喜歡的是林黛玉,不是妳這未受教化的瘋丫頭。」他轉著傘,擋去了迎面而來的細雨,在模糊雨霧之中,望見了多天涯紅衣颯爽,極是令人不悅。「海角,要不是你爹跟我爹苦口婆心,我才懶得理你--我根本不喜歡你!」聞言,海海角手上的傘一摔,倒是氣勢十足的與她相瞪,「我也不喜歡妳!天涯海角,我們的名字本該老死不相往來!」

  反正,他從今以後都不去喜歡多天涯就行了。

  至死--都別去喜歡她了。
  那個愚蠢得腦子只剩打架的女人!

  「--不行!海角,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你怎麼可以不喜歡我?」在被緝天涯耗損部分修為,才得以自中陰界回到人間顯靈的海海角撇了撇嘴。這話聽起來實在好笑,怪只怪他為什麼死到臨頭,還是想著要去救多天涯?如果不去搭救她,現下變作死魂的,不就是她了嗎?然而,即便墮入中陰界,他還是不願意設想,若是那瘋丫頭遭遇不測,他要如何與她爹交代?又要如何……跟自己交代?

  他不是早就已經看明白的嗎?多天涯這輩子都不會是林黛玉了。即便他多麼努力,拿了把鋤頭給她葬花,她也能掘地三尺,硬要挖出個什麼寶來。所以,這樣大澈大悟的自己,還是選擇救她,那就一定是要懲罰她的!懲罰她不懂他的用心良苦,成天耍蠻,但是,若不是這樣的多天涯,海海角還會因此而喜歡她嗎?

  「海角,我委屈自己跟你冥婚,你還不趕緊與我拜堂了。」多天涯哀傷的眉目,想要捉住他的衣袖卻不能的無助,此刻已然真切倒映在他隨著死亡而失去光芒的瞳仁裡,莫名湧現一股酸澀。他深深地嘆了口氣,背過身,裝模作樣地清了清喉嚨,想著非得要義正詞嚴地告訴她才行。

  「妳就饒了我吧!我都死了,妳還要折騰我?好好安生去吧!」

  好好活下去吧,天涯。
  說要與妳老死不相往來,都是騙妳的。

  海海角不是一直都喜歡著多天涯嗎。





                          ……全文完。



Free Talk-2014/6/23*

  這篇沒記錯是兩個月前的某一天,忽然又回頭看了他倆的片段,覺得太感慨了(?)所以就寫了下來。嘴上說著不喜歡,其實很在乎對方。即便還不到男女之情,那種有了對方就會產生勇氣的依賴與信任,終究還是無法抹滅的。
  看著,總覺得海角天涯是互相喜歡的,只是一直在對方身上找著一些幻影,不真實的,於是將彼此的缺點無限放大,總要較勁,總要一決勝負,但感情又豈是這樣便能釐清的呢。海角的退場,之前還鼻涕一把淚一把,後來天涯要與他冥婚,儘管多逗趣,我還是心很酸,如果他們能活著,好好在一起……或許不會這樣的遺憾,需要用冥婚來去尋求一種無用的心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若有疑問或感想、意見,歡迎交流!
請勿使用火星文,但注音文偶爾可以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