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1日

【楓免】痛痛飛走了

  ※楓岫主人與小免。





  屬於寒瑟山房的天穹總透著幾許醉人秋意,飄著紫紗佇立央心的小亭中,常有身著一襲淡紫儒袍的俊挺身影,衣袂翻飛之間,彷若不世謫仙,面如冠玉,目如朗星,手持紅楓,一派泰然自若。他那染了楓色的薄唇,總擒著似笑非笑的弧度,看望天上星辰,看望凡間紅塵,而後等待著那對粉色人兒的到來,擺渡百年孤寂。

  嬌小的粉影常在他面前最近的一棵楓樹變為繽紛燦舞的櫻樹後,踩著欣喜的步伐向他而來。俊而秀美的粉影常在後頭怒目向他,以眸光交會之間,清楚宣示他家小兔子的主權。每每望著此等光景,他便覺心情大好,就是飄著縷縷櫻香的空息,都覺甜膩過分。賴在他身旁的小女孩會歪著白嫩俏臉,水靈靈的杏眼凝著他愉悅笑靨,粉色的唇角也甜甜的笑了開來。

  注意到她含笑眸光,他側首淡問為何而笑,女孩僅是執起小手摸了他微揚的唇,軟軟童音輕道:「因為楓岫阿叔也笑了。」聞言,他垂下鴉色長睫,心中一動,便覆上欲離開自己面龐的溫暖手心,掌握的力道是輕亦是柔,他望見了純真的藍色流光裡,屬於他倆最為真摯的聯繫,就如同粉櫻男子對她從未隱藏的關切心意,他亦是如此--不需要欺騙,只需要真誠以對。

  「小免,這是怎麼了?」墨褐眼光輕凝小手上的一道不算淺的傷口,似是用尖銳物劃傷,他立馬懷疑的瞥向遠方站在櫻樹下,獨自發著悶氣的櫻髮男子,卻被小人兒的訥訥話音喚回,「楓岫阿叔別跟齋主說喔,我昨天不小心打破碗,被碎片割傷了。」俊眉一挑,隨即放下手中羽扇,修長乾淨的長指捻了淡金光點,輕撫過那才方癒合的傷口,小免只覺暖意自手膚上的一點暈開,待楓岫收手,那道傷痕已然消失無蹤。

  「不想要妳的齋主擔心,就要愛惜自己。」他逐又勾起一抹清淺笑靨,揉著小免緋色的卷髮,望見她垂眸瞅著手背不語,以為她又是哪裡疼了,不由輕問,「還有哪兒痛?」然而小免卻是抬首,水藍色的大眼瞇成了蒼穹弦月彎彎,她笑得燦爛純真,就如三月櫻花開綻,他彷彿在這長年如秋的寒瑟山房嗅到了比櫻香還更醉人的芬芳,「有楓岫阿叔在,小免一點都不痛!」

  一點,都不痛了……

  頹然坐在深淵般的囚牢中,那抹淡紫染了濃重的血紅,竟是怎麼也去不盡的塵埃,雪白繃帶一層層纏繞早被勾刺般的利器生生劃傷的睿智雙眸,手腳已是無用,如今失去光明,那曾經孤高清冷的紫;超然於世的紫,都已不復存在。然,心仍在躍動,越是到了如此絕境,他越是無法淡然等待生命的消逝。

  他思起那年的漫漫燦櫻,思起女孩純真笑顏,思起太多太多,今生他無法割捨的過去。即便,他無論過去、現在或是渺茫的未來,終究是落葉飄零,歷史上的一頁過客,手一抹便是新的一頁故事。但若問他今生是否無憾,無憾!無憾!惟有再見她一面就是圓滿。

  為何、為何,又為何?曾幾何時,他將她當作心靈深處最後一片淨地,既無凡塵紛擾,亦無猜忌算計,最是單純的交心,最是難忘的時光,若要他捨去對粉色男子的友情,若要他捨去對女孩的珍惜,若要他捨去他們三人相處的韶華,卻是萬萬不能。或許早在那次如戲般地決裂,他就已將自己的信任與真心交付予那對粉色人兒了。他想,如果自己真那麼說「吾信任你們」,一定會讓櫻髮男子緊緊地抱著女孩離他百步之遙大喊著,「絕對不把小免交給你!絕對--」

  血,仍在流,淚呢?

  為何失了清明、纏了布條的雙眸,還會發燙發熱?還會流淚痛心?他仰首,任憑白布染上血紅的濕意,自嘲一笑。從頭至尾,便是他所造就的果。他不該逃離慈光之塔,不該遇見那抹粉色、那道淡藍,更不該--自以為是的走丟了心。本以為自身早不需要的羈絆,卻是無形中背負起來,不願斬斷,只願深埋。

  「楓岫……楓岫阿叔……」驀然,熟悉的呼喚灌入耳際,他微顫肩頭,克制那即將溢出唇口的叫喚。這裡是火宅佛獄,除了凱旋侯,是沒有拂櫻齋主與小免的。「楓岫阿叔……你很痛對不對?」冰涼涼的觸感仍舊在唇邊,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唇角未得那絲笑意,僅是悲傷的抿唇。「但別擔心喔,小免雖然不會楓岫阿叔厲害的法術……」染血的雙手彷若清水洗淨,他只覺遍身傷痕都不那麼疼了,然失去光亮的眸,卻無法睜眼去瞧這一切是虛是實?是他逐漸消失的意識所下的警語,還是一場大夢?

  「……可我知道一個不再讓楓岫阿叔痛的方法喔!」聞此,他模糊地輕笑一聲,似是等待那人的續話,「楓岫阿叔不要不相信,看我數到三,痛苦都不見了!」他頷首,覺察胸口一陣暖意,四肢卻逐漸失去感知,意識彷彿被那暖源吸收,他再無法思考,任由一切感知墮入黑暗……

  一……二……三!

  看!楓岫阿叔!痛痛都飛走了喔!

  只要數到三,痛苦就會消失了……

  消失了……





                          ……全文完。



Free Talk-2014/5/13*


  我喜歡楓免的程度超乎我的想像XDDDD剛開始只是對櫻免產生了無可自拔的愛意,未料楓岫也跟進了!雖然我個人筆下的傾向,似乎是楓翠比較多,但楓免在我心中分量滿重的,而且私心也是櫻免楓、楓免櫻微妙的三人關係……小免對阿櫻而言是唯一,那小免對阿楓來說就是憐惜吧!不一定是情愛,但終歸是無法割捨的平靜,所以無論是阿櫻還是阿楓,跟小免特殊的羈絆,或許是我對CP某一面向的執著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若有疑問或感想、意見,歡迎交流!
請勿使用火星文,但注音文偶爾可以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