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日

【楓中心】拆了房頂看星星

  ※微楓免、櫻免,第一人稱視角。




  那時我將房子拆了,只是為了看看天上最明亮的那顆星。家裡兩個通常只有倒茶掃落葉的僕人,也不甚在意的看我慢條斯里的將房子拆了。莫名的想看星子,不只是今日,幾個甲子以前,好似也有這麼個情形發生,只不過那時兩個僕人還未前來,天下封刀與我的關係也沒那麼密切。

  那時有個花會,遠近馳名,風流雅士皆慕名而來,我一人清閒得很,賞花吟詩這等風雅之事,也可算是我到苦境之後的一大美事,暫且忘記自己身負的秘密,我想我可以再多活幾甲。一入花會,百花爭艷,一片奼紫嫣紅,我手搖著扇,思著,苦境果真是個好地方,有很多慈光之塔未見過的奇花異草。

  邊是認識花草,邊是欣賞廊上掛著的畫軸、墨卷,我漫無目的的晃悠,卻見花會東方一處院落櫻花紛飛,粉瓣如雪,在那處賞花的人們皆負了一身粉雪,我不住向那兒走,還不忘施術將滿目櫻花全染了紅,化作秋末楓葉漫天。

  果不其然,楓紅剛落,便見一抹粉色身影牽著一名同是一身粉紅的小小女童出現,溫雅的笑靨有著一絲慍怒,想必他就是櫻花的主人了?我靜靜站在原地,接下一片楓葉後,正要觀之,卻聽見一聲,「是你罷,這片楓紅葉落。」我反手將楓葉握緊掌心,羽扇輕掩面容,不甚在意道:「吾甚愛楓紅,不知好友可喜歡?」

  「誰是你好友,藏頭藏尾的。」他的聲音柔和,如同櫻花般柔軟好聽,唯一讓我覺得不甚順眼的大約就是這身刺眼的粉罷。我餘光瞥見他手牽緊緊的女娃,小女孩有雙如同蒼穹一般的湛藍眼瞳,直直地瞧著我,精緻的臉蛋有著楚楚可憐的氣質,我倒是意外了。

  「別想打小免的主意!你到底是誰?」他似是注意到我的目光,連忙將女娃護在身後,就在這時候小女孩說話了,「齋主齋主!你不要對人家那麼兇!」小女孩的聲音是甜的,我唯一想起的大約是天下封刀偶爾送來的年禮,有著清甜香味的桂花涼糕。

  「我叫小免,他是拂櫻齋主,你呢?」她藍色的眼裏有期盼,我放下羽扇,摸摸她柔軟的髮頂,這才注意到她的兔耳是髮飾,轉了轉念頭,看來這位「好友」有相當嗜好。「在下楓岫主人,幸會了。」我微笑著對上有些氣惱的拂櫻齋主,這才明白方才望見的溺愛不是錯看。「楓岫、楓岫阿叔?」她邊說邊拉著我的手,奈何不住她,與她肩並肩走著,後頭散發出的殺氣使我笑了出來。

  「楓岫阿叔你笑什麼呢?」她天真的笑臉是粉色的,我搖搖頭,停下腳步解釋,「瞧後面好友走得有些慢,我們等等他。」小免乖巧的點頭,卻是緊緊得與我牽在一起,我是有意鬆手,免去拂櫻那幾乎將我刺穿的目光,但望見她認真慎重的童顏,有著那抹純粹的心喜,我倒也不捨推卻了。

  雖不需要別人來予我情感,但與這名小姑娘有著這份聯繫,或許我不會感到負擔。再加上好友拂櫻的私心愛護,想必未來是很有趣的。苦境的生活大約是不能閒得太久了,若不趁現下把握這等悠閒度日的時光,將來我必定會後悔。

  於是花會過後當晚,我便一手拆了房,望著天穹星斗,心情莫名的寬了。當初越獄,跨越時空的那段於我而言不算輕鬆的日子,終於過去了。

  我想起了小免的笑靨,或許她那雙天藍色的眼眸,在夜空下,定也是閃著繁星罷。

  「楓岫阿叔!」

  聽得一聲喚,我回首看望,自個兒拆了房視野廣闊,立馬便見著了央心的粉色身影,以及因為拂櫻好友的跟隨護駕,而將我滿地楓樹落葉全成了粉色櫻花,我嘆了口氣,走上前接過小免撲上來的身子,卻見拂櫻近似慘叫般,「小免!不要跟壞人靠這麼近!」

  我笑了起來,小免有些氣呼呼的說著,「我就是喜歡楓岫阿叔!」

  如今這是第二次拆了房看星子,想的人是一樣的,姑且我將它稱作思念罷。

  --思念著她純粹的笑顏。

  然後有些依依難捨的望著自己清閒的日子即將告罄的韶光,我嗟嘆了聲。

  「楓岫阿叔,你又再看星星了嗎?」遠遠地,我聽見了她的聲音,還是甜的、軟的、溫的,以及漫天櫻花下,又是那氣得牙癢癢的身影。

  「小免、好友……」也許拆了房是為了驅趕寂寞,也許看見女孩的笑容,就不用太過寂寞,也許望著天上繁星,就不必害怕自己寂寞……也許。

  我只是渴望這樣的日子,永遠持續下去罷。





                          ……全文完。



Free Talk-2014/4/21*


  這是開啟新世界的大門啊啊!而且是我入ㄆㄌ以來第一次用第一人稱寫這麼忽悠的角色XD對於自己開發楓免的這件事情感到非常意外,不過既然我會喜歡上櫻免,大概早就沒有所謂的極限可言了吧(喂)這篇的感覺越來越接近近代(?)實在無什麼特別之處可點評XD硬要說什麼需要加強的地方,大概也是現在的我需要改進的所在了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若有疑問或感想、意見,歡迎交流!
請勿使用火星文,但注音文偶爾可以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