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5日

【多配】亂世浮生

  ※心曼、千聆,意識流、混亂黑暗有。




01


  少年抿著淡唇,望向面前青山蒼翠的壯麗景致,手緊握著自己最為心愛的女孩贈與他的笛,抿緊的唇緩緩綻開一抹純真的笑靨。耳畔幾許鳥鳴婉轉,他輕輕闔上那雙漾著澄澈流光的眼眸,思緒彷彿穿透了此刻圍繞周身的美景,到達了最遙遠的彼端。

  那裡有她,執起一雙纖纖素手,摘了一株桃花,嫣然而笑。皓脕套著那象徵他倆愛情見證的銀色手環,在春陽照射下散著微光。她帶著笑意朝他而來,他提步迎去,拋去後頭一片遠山美景,他的眼中只有這生最為燦爛的美麗--他的未婚妻,君曼睩。

  女孩的眼是他的蔚藍蒼穹,女孩的眉是他蘸墨山水的一點浪漫,女孩的唇是春季繽紛的櫻花綺麗,女孩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刀無心願意滿心守護的寶物。那單純的心思,只求兩心相依,不離不棄。他明白他的雙手如此的軟弱無力,許世連緊緊擁她入懷,都是奢求,可他,仍想為她勇敢。

  堅強溫柔的女孩,總是走在他的前方--即便無他在側,她亦能勇敢面對。他追逐著離自己越來越遙遠的她,難以自控地滑落淚滴,聲嘶力竭地,他喚:「曼睩!」那是他想一生守護的人兒,為什麼那些人要無情奪去?又是為什麼,他連阻止的資格都沒有?僅能望著她,入了個暗無天日的殘酷世界中。

  「別走……」執手對空,他還欲追上早已模糊的橙色身影,卻在下一瞬前方的景象散去,竟是什麼也沒有。他無法接受現實般地跪坐於地,遠山鳥鳴,清脆入耳,恍惚間欲站起身,卻覺察胸口劇烈的痛楚


  --那是一口劍,鋒利的、筆直的,在他心窩刺出一朵艷紅血花。

  他回首,欲看清是何人所為,卻在那人模樣映入眼簾之際,他竟險些昏厥而去!那人手心放開劍柄,溫吞的微笑,清秀的面容,幾縷墨綠髮絲垂至耳鬢,雙眸流光漾著純粹--是刀無心。「你是誰……」他出口問,那人卻不答,溫暖輕柔的笑靨勾起,唇角卻是血絲溢出。他害怕地低呼一聲,早忘了胸口的痛楚,直問他:「你可還好?」

  「我可是你啊!」那人笑著,淒楚地笑著,而後狠戾地拔出長劍,血跡飛濺四散,他捂著心口,不解地望著如泉湧般溢出的鮮血,生命快速的消逝,他卻無法喊停。「為什麼,你才不是我……」他終是回過身正式眼前下手殺害他之人,那人卻已是淚流滿面,「刀無心,你已經死了!」只見那人突地一吼,握在手中的長劍又再一次的向他襲來,他險險地避開,卻逃不過第二劍!眼看那人逼命至此,也不欲再做掙扎,闔眼便想領死,不想卻聞得一聲宛若曙光的呼喚,「無心!」

  「曼睩?」他重又睜開雙眸,卻見女孩關懷與擔憂的神色映入眼底,不由撫上胸口,發覺一點傷痕都沒有,更遑論鮮血泉湧而出的駭人景象。「你怎麼了,有沒有事?」女孩攙扶起他,與他一同沿著山道下山,行至盡頭,他才覺得不對,「曼睩,我們怎又回到懸崖?」面前仍是一望無際的湛藍蒼穹,與高聳險峻的斷崖,身後的女孩發出銀鈴般地笑聲,溫柔婉約,「……我們本來就沒有要走呀。」

  「妳說什麼--」話未落,語未盡,只見女孩纖手朝他一推,身子傾刻間失去支點,往下墜落。依稀,他還聞得一聲女孩的輕語。

  「無心,晚安。」

  他那一瞬看清了。那底失魂落魄,那底黯然絕望,再一次次的掙扎歉疚中徘徊而尋不得出口的自己,終是白緞繫樹,上吊自盡。他已不能承受的再多,失了躍動的心音,失了為女孩勇敢的心意,失了生命、失了呼吸、失了再次凝看女孩的氣力。

  曼睩……

  最後的呼喚,掉進了名為韶光的洪流,無聲回盪。

  茶盞沿緣滾落桌案,君曼睩甫才自繁亂的天都書卷回神,一旁隨侍在側的虛蟜收拾碎片,希望君曼睩好生歇息。她輕聲應下,褪下外袍,躺上床榻,待一顆浮動的心安定下來,這才闔上眼眸。卻是心中一動,她起身自外袍內裡掏出一只銀色手環,凝望半晌,才收回原處,溫柔亦也悲傷地笑了。

  無心,祝你有個好夢。



02


  鮮血染紅的劍尖,仍藏不住此劍的鋒利華光,他輕輕掌握劍柄,劍尖朝地劃出一道狂放的火花。步履不緊不慢,如玉面容盡是嘲弄冰冷,睿智的琉璃墨瞳微瞇,鼻腔驀然充斥牢獄特有的腐敗屍肉味兒令他英眉微蹙。但銳利的眸光仍是凝看此牢最深處,步伐就著逐漸縮減的距離而加快,薄唇勾起一道刺冷的淺弧,目光在對上抱著一具已無生命的嫩黃色人兒的女人身上,冷凝。

  「不是說過了麼,犯不著尋死。」低沉卻輕不著痕地音嗓,彷若凍了此刻縈繞二人周身之氣息,跪坐於地的她,執手理了理懷裡人散亂的雲鬢,扯勾著粉色唇瓣,欲與早已沉睡黑暗中的好姊妹一個微笑,「望夜,晚安。」她緩緩放下仙殿望夜漸趨僵硬的軀體,站起身,抬首相視的轉瞬,眼尾閃爍的水光彷彿是場幻夢,就似他倆的相遇般,一場錯誤的噩夢。

  「千葉傳奇,你來的目的已明,動手罷。」她仍是那一襲紫紅華袍,然此時卻已是滿身血腥,就是白皙絕麗的臉蛋也染上血污。卻又如負傷的鳳蝶,在振翅間舞動生命最後的燦爛--他已在她那雙清明瞳仁中,望見他所不能理解的堅毅光芒。僅因為他從未理解,從未擁有,因此,合該就此毀滅!

  千葉傳奇的路,是不允任何人阻礙。

  他緊了緊掌心握著的天藐劍,而後反手,將劍鋒迎向自己,劍柄與她,「拿去罷,我給妳一次機會。」聞言,她神情盡是驚異,卻是含著濃郁的憂傷,強自抑下由心底而生的顫抖,她以手握手,終是鎮靜地拿下天藐劍,才覺一直負於他身的天藐,多麼沉重。這便是他之責任,亦是她所抉擇,是不該,再有人後悔,「我從未明白你,今日如此,未來亦如此!」

  提起劍,她輕喝一聲,不由雙眸發熱,眼前的景象不再清晰,然他從前負傷的防備、調侃的笑意、離去的相思、再見的驚愕,卻佔滿了她的心,祀嬛奉獻的漫長人生中,他是她眼裡的一現曇花,是他冰冷的一手摘去,連同早已深根的情意,全都葬在這塊滿是殺戮的集境土地!

  「集境有了你,也不會得到真正的幸福!」淚水奪框而落,在幽暗的牢獄中閃著動人水光,她劍鋒向前刺去,朝他左胸那早已空無一物的地方,除了一顆空虛躍動的臟器,他已墮落。「哈。」恍惚間,她聞得一聲輕笑,水澤清眸對上冷然的墨色流光,只見他徒手接下洶洶而來的天藐之鋒,與此同時,一道掌力在抵觸劍尖時輕瀉而出,散出豔紫氣勁。

  只聞噹得一聲響,她落入了一個熟悉的懷抱,握有天藐的手心被他輕而易舉的鬆開,他執手望著斷裂只餘半截的天藐,語氣顯得漫不經心,「訝異麼,這不過是獨日武典的小小力量爾爾。」聞聲,她驀然一震,欲掙脫他的懷抱,卻是動彈不得,「千葉傳奇,放開。」細柔嗓音透著絕對地冷靜沉著,但唇角含著的顫抖,洩漏了她的忐忑。

  「聆月,吾亦未曾明白妳。」那聲喚,喚起了她抬首與之相凝的希望;喚起她曾回首思念他身影的那日;喚起她壓抑不可置信的悲憤指責他對集境的一切。原來,她如此在乎他。就是他的所作所為都一步步的踏向深淵,她亦想牢牢握住他的手。「千葉……你錯了太多了……」但她終是無法背叛那一生企求集境國泰民安的宿命,推開了他。

  「是麼……」他低垂眉眼,凝看什麼也沒有的懷抱,只得她曾停留過的一絲馨香,驀然而笑,笑得狂傲、笑得淒涼。他執手翻掌,一股強大的氣勁縈繞周身,她望著他,卻不再心驚,「我不會後悔,那日關山聆月救了千葉傳奇。」提步上前,一頭墨玉青絲隨著周身凌亂的氣流狂舞,清麗臉顏卻是平靜無波,就是如星河般瑰麗的雙眸,亦清澄映著他的模樣,與他們的結局。

  「吾亦不曾後悔。」話落、聲止,灰暗如煉獄般的地牢氣流暴旋而出,揚起一片煙塵,石牢隱隱動搖,石柱間晃動的沙塵也一併飛落,整座牢獄彷若危樓。滿室煙塵裡,只見一俊挺身影手握血腥,另一手環抱著好似沉睡般的麗人,然麗人胸口卻是被刨挖出一個窟窿,鮮血泉湧而下,染蓋了一身豔紫。

  他清冷的眼光凝著掌心上溫熱鮮紅的心臟,感受懷中人兒最後殘留人世的餘溫,一抹舒心的淺笑輕揚,他得了她的心,亦得了她的身。再沒有任何人,能夠阻礙他;再也不會有人,能夠讓他心緒不寧;再也無人,喚他。

  千葉,千葉傳奇。
  「--聆月,妳還是讓吾不明白啊。」





                          ……全文完。




Free Talk-2014/4/21*


  起初,滿多人回覆問我心曼到底在說什麼。其實並沒有多高深XD只是我想告訴無心--你死了。因為選擇了死亡,所以失去再次擁抱曼睩的力氣,很想問無心,你有沒有後悔過?你有沒有為了自己的軟弱而後悔過?不能保護曼睩,所以決定輕生,這樣的結局,我無法說適合溫和善良的無心。只能遺憾著,感嘆著,所以即便曼睩正在天都想著無心,他也無法再感受到了,所有的一切。
  至於千聆,這本是我預想這一對的結局。未料兩人現今平平安安,雖然沒在一起,但千葉已經承諾聆月會回來找她,感覺也許在未來的某個角落,他們仍然會再度見面,再次延續情緣吧!很意外千葉在聆月面前示弱了,也或許,聆月最大的魅力就在此,她聰明堅強,而且並非像玉辭心那般霸氣偉岸,她是一個睿智的少女,處處都是機靈冷靜,進退不多不少,大約這也是她在三祀嬛中這麼突出的原因吧XD(當然,是集境的一線角也是主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若有疑問或感想、意見,歡迎交流!
請勿使用火星文,但注音文偶爾可以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