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5日

【隨寫】騙局

  ※不知所云系列II。



  「歡迎回來。」他既熟悉又陌生的嗓音,在你耳邊迴盪、飄散。你好久好久都沒聽見,除了氣泡上升消失,或是氣體交換的聲音外的聲音。

  任何,聲音。

  你聽從他的指示展開雙臂,而後接受他的擁抱。是那麼溫暖、是那麼令人想哭,可惜你就連最基本的液體排放都不見得能做到。可悲的維持著你的生命的他,為什麼這麼傻?

  你不是你,只是試管中所拿出來的試驗品。

  「你還記得嗎?夏天的味道。」你看著他的笑容發楞,其實你根本就不明白,夏天的味道或是他笑容裡的涵義。早就全部都跟著黏黏滑滑的液體全部溶解掉了,哪有什麼夏天的味道?

  你第一次沒有他的指示來到他的房間。

  只是一個偶然的機會,你在大的空虛的宅子中打轉,你看到他房間的床頭擺著一張又一張,看起來主角像你的照片。你只是偏頭,端詳了好一會,確認不是你之後,才又一分不差的擺回原來的地方。

  但為什麼呢?你那無法排放出液體的眼角,卻流出了水?

  溫熱、熾燙。

  「你在哭?」他打開房門,看著你一個人不知所措地站在床頭旁邊,笨拙的舉起雙臂擦著那名為眼淚的液體。你不懂也不明白,那些試管中維持你生命的冰涼液體並沒有教你,什麼是眼淚、什麼才是悲傷。

  你不是人,你是試驗品。

  「為什麼要哭?感到悲傷了?」他有些欣喜若狂的抱住你,溫柔的眼眸映著對你的期待,彷佛希望你能記憶起什麼。是記起夏天的味道?還是記起試管液體的刺鼻藥水味?是記起他對你的笑?還是記起他對你的冷?

  啊,某些畫面伴隨著維持你生命的噁心液體衝上你的腦門。

  他在試管外冷冷地看著你,可是你卻看不見他;他在試管外溫柔地望著你,可是你就算呼喚也無法聽見他;他在試管外……做什麼呢?

  看著你可笑的活著?

  不記得了、不記得了。你抱著頭哭喊,這才發現了可笑的事實,你哪記得什麼?毫無存在意義的實驗品。

  沒有資格,不記得。

  「原來如此……你什麼也無法想起嗎?」他悲涼一笑,隨即離開你的視線。但在他轉身的瞬間,你卻升起了想要抓住他的念頭。怎麼回事?什麼都不記得的你,哪有什麼記憶、哪有什麼念頭?

  充其量不過就是活著,然後每日每夜的靠著那令人作噁的液體維持生命。你根本不是活著!你是……什麼?

  你是什麼?

  你問自己、問他、問別人,為什麼大家都敷衍你是人?你不是人啊!你到底是什麼?誰來為你做最佳解答?或許,待在試管裡,你會比現在更快樂。或許,成天被關在試管裡,享受著任人宰割的感覺,才是你想要的。

  你是什麼?

  「你騙我……你什麼都知道的不是?」溫柔的他將你關在門外,但是門並沒有上鎖,你知道只要伸出掌心推開門,你就會看到你的世界。

  就是他,你的世界

  就因為他悲傷,所以你心疼;就因為他快樂,所以你高興;就因為他溫柔,所以你殘酷。告訴他,你什麼都知道?告訴他,你有多愛他?告訴他,你就在這裡等他擁抱?

  你是誰?

  「你明明就感覺得到,卻欺騙我什麼都不知道。」他笑開了,你看不見。太過悽涼,太過無奈,他將你推開。而後用著以往同樣的距離──試管內與試管外的距離,望著你,而後繼續愛你。

  騙子。

  從試管裡出來的那一刻,從雙腳踏上地面的那一刻。你早就知道了,站在你眼前的他,就是那個你日夜思念的他。屬於他的味道,屬於他的聲音,屬於他的一切的一切,你明白的,當空氣捲入肺葉,做著正常的氣體交換的瞬間。

  你愛他,這是不需要質疑的問題

  你什麼都明白,你什麼都清楚。最可笑的騙子,讓他嚐盡近在眼前的愛戀,是你最大的陰謀。你贏了,贏得了他的愛他的淚他的笑他的一切。你輸了,輸掉你的心你的真你的願你的一切。

  你多麼希望讓他知曉,你多麼愛他呢





  ……咕嚕。

  ……咕嚕咕嚕。

  ……咕嚕咕嚕咕嚕。





  「晚安。」

  他漸行漸遠的腳步聲回盪在實驗室裡。





  你再次與試管中那黏黏滑滑的液體共存。





  這才是,你給的世界。





                            ……全文完。



Free Talk-2014/4/17*

  這篇某些情節是接續〈你給的世界〉,但獨立看似乎也可以。今天終於把所有嚴重的科目給考完了(?)所以心情特別輕鬆,但又不小心看到一些雷物,立時down下來XD嚴格說起來,這兩篇的背景都是有那麼一點歪斜的,依稀想起來,是那時剛看了一部美式動漫,然後腦子裡有些科幻的想法,於是加了一點自我流的元素,才生出這樣的詭異物(不)
  這種沒頭沒尾的極短,有時候還是不知道是難寫的或好寫的X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若有疑問或感想、意見,歡迎交流!
請勿使用火星文,但注音文偶爾可以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