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1日

【雲平】沉溺於戀愛之海的人魚

  ※多年前阿零(未婚妻)指定文。
  ※雲雀恭彌與一平,十年設定有。



00


  當單純的人魚公主愛上了人類的王子時,就註定了結局。那將是個最不完美的結局。但是對癡戀著王子的人魚公主而言,那是一場最最甜美的夢。就算夢的結尾,是自己永遠的消失,只要心念著的那人幸福,她將無怨無悔。

  只是希望在他身邊,即使他永遠不會注意到自己;只是奢望他回頭看自己一眼,哪怕是不禁意的一瞥;只是盼望他能對自己多說幾句話,就算是一句早安。

  在他身邊的人魚公主,從天堂墜入地獄,卻因此而得到幸福。遙遙望著王子的背影,就是她的幸福。多希望、多希望,能夠一直望著自己依戀的背影,就這麼看著、看著他走向幸福。

  身著深紅色的中國服飾的女孩,深深地吸了口氣。望著義大利的異國風景,她感覺得到,左心深處的鼓噪。帶著股莫名地情緒,她邁開步伐,用力地在街道上奔跑、奔跑、再奔跑。墨黑色的布鞋發出低平的聲響,一下一下地,跟著她的心跳聲,不自覺地重合。

  而後她看見天上的浮雲正隨風飄舞。





              沉溺於戀愛之海的人魚。





01


  「一平,很高興妳能來義大利。」溫柔美麗的彭哥列大空微笑著,而後帶笑的棕褐色眼眸如弦月彎起,他禮貌地伸出手。「不,我很高興綱先生能夠讓我來。」中國女孩笑了笑,之後也伸出手與之交握。這刻起,她,一平,將是為彭哥列效命的殺手。

  或許當初來的目的,只不過是因為年輕教父的請託,但後來的她卻想起了一個人--令人魚公主朝思暮想的王子?哦,不。她不是人魚公主,只不過是個一直以來都在單相思的十五歲少女。而這沒有結果的單相思的開端,就在五歲那年,年幼無知的她,對那總披著別著風紀二字外套的少年起了化學反應。

  名為愛情的化學反應。

  踩著初次造訪異國的愉悅步伐,一平望著窗外的蔚藍蒼穹,莫名地展開笑容,秀氣的東方臉蛋漾起可人的紅暈。在踏出彭哥列總部時,自頭頂灑下刺眼的陽光,她瞇起墨色眼眸。接著,一抹高大的黑影自她身旁走過,她下意識地回過頭,想要知道究竟是什麼人。

  淘氣的人魚公主愛探險,卻不知當浮上海面望見第一朵煙花時,自己已經掉入愛情設下的重重陷阱。就像什麼都不知道的五歲女孩,看見那抹熟悉卻又陌生的背影,就已對那人深深著迷。

  雲、雲雀先生?
  或許,那只是下意識的呼喚。



02


  聞聲,雲雀恭彌側首,只是稍微偏過頭,往聲音來源處望了一眼。世界好似靜止下來,一平彷彿忘了該如何呼吸。那張面容她不會忘記,也無法忘卻,墨黑色的髮、秀美如泉水一般的澈藍色鳳眸。須臾,她有些後悔,自己為什麼會這麼不小心,就這麼喚了他的名。

  「……澤田綱吉請來的殺手嗎。」雲雀恭彌不著痕跡地轉身,面對著有些出神的中國女孩。一平愣了半晌,這才有些困窘地回神,小臉透著難為情的暈紅,一時間感到慌亂、不知所措。「嗯!那個……很抱歉我……」道歉的話語還未說完,雲雀恭彌便低語道:「……叫作,一平是吧。」

  聞言,中國女孩既驚訝又感到喜悅。縱然自己在面前的男人眼裡,就連過客都有些說不過去,能讓他記得自己的名字,已是種天大的奢求。「是的……我叫作一平。」一平垂首,恭恭敬敬地行禮,雖然動作相當俐落,但卻透著明顯地慌亂,她不曉得該怎麼做才能找回冷靜。

  冷靜。

  「……嗯哼。」隨意哼了聲,雲雀恭彌再次邁開腳步,黑得亮眼的皮鞋貼合地面,鞋跟與地面拍合的清脆聲音,在一平耳畔漸行漸遠。就像他們的距離,漸行漸遠,更甚至是,永不交集的平行線。即使他就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一平仍然只能望著,望著。

  望著他的背影

  望著他模糊的面容

  望著天邊孤傲的浮雲



03


  親愛的人魚公主,為什麼不肯跟我們一起玩呢?

  深海中五顏六色的魚兒們疑惑的問著。

  親愛的人魚公主,為什麼不肯再為我們歌唱呢?

  深海中美麗的珊瑚們憂鬱的問著。

  親愛的人魚公主,為什麼不再為我們展開笑容呢?

  她現在最想要的,是只為了某人展露笑顏的那一刻。



04


  「一平、一平!」熟悉的叫喚聲在耳畔迴響,中國女孩掙扎似地睜開眼眸,疲憊的墨色眼眸倒映著,十五歲少年總算鬆口氣的模樣。「還好妳醒了,要不然我就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身著乳牛襯衫的十五歲少年重新坐在床邊的椅子上,中國女孩想要開口,卻感到口乾舌燥。

  「怎麼了?想喝水?」少年起身倒了杯水,遞給此刻面色蒼白的她。望見少年手臂的繃帶,以及額際的包紮,她總算明白過來了。他們都受傷了。果真他倆的組合還是太過勉強了嗎?思至此,一平有些鬱悶地輕嘆口氣。「彭哥列說我們沒事就好……」少年扒了扒微捲的髮絲,有些擔憂的望著她。

  「藍波,我們失敗了嗎?」明顯地問句,飽含著一絲絲無奈。聞言,藍波沒有搖頭,卻也沒有點頭,只是輕聲道:「彭哥列似乎另有打算,所以這一切都在預料之中……」斂下眼睫,藍波當然明白一平不好受,就連自知這次任務是誘餌的他,都無法輕易接受。

  「是嗎……那就好。」翻過身,一平看著自己身上包紮的繃帶,面頰的貼布,顯得相當不安。年輕教父親自請她過來,才不過幾次任務,就受了如此重傷,這要她如何是好?「那我先出去了。」後頭傳來藍波悶悶地低語,接著是門扉闔上的瞬間。

  世界隔絕了。

  她無助的掉淚。



05


  傷很快就痊癒了,只要還活著,只要還能夠呼吸--傷口就會癒合。但對一平來說,似乎有些東西是無法痊癒的。即使那次任務的結果早在預料之中,卻還是讓她有些歉疚,歉疚於彭哥列十代,那曾經對她與藍波十分照顧的教父。

  她失了神地坐在總部前的大樹上,望著依舊蔚藍的天空,依然潔白的浮雲,接著是陣陣舒爽的清風,她靠著枝幹,享受著獨自。驀地,細不可聞的腳步聲竄進她的耳裡,回過神,澄淨的玄色視線往下,尋找著來源。而後她愣愣地將目光擺在樹下的黑髮男子身上。

  是誰呢?

  沒有發出任何多餘的聲音,只是縮縮腳,中國女孩呆看著樹下的人,許久許久。彷彿過了一世紀的時間,樹下的男人冷淡的語調,清冷好聽的嗓音,隨著風迎上一平,「……又是妳。」倏地緊張地握住自己還未完全康復的手腕,吃痛地悶哼了聲。

  接著樹下的人不見了。

  不遠處卻看見那抹孤傲的背影。

  她有了追上去的衝動,只是那麼一瞬間。

  想見王子的人魚公主喝下了妖婆的啞藥,奪去她美好的嗓音,換取與心愛的他見面的機會。褪去美麗魚身的人魚公主還剩下些什麼呢?僅有,那顆永遠不會被王子知道的心意。



06


  一平努力地屏住絮亂的氣息。也許,在前方的那人似乎早就察覺了她的存在,但卻沒有出聲阻止。踏著忐忑的步伐,她刻意地放輕腳步,人煙稀少的郊外,透著幾分涼意。溫煦地春光沁不進那人清藍色的眼底,也無法穿透他那總是令人猜不透的左心深處、深處。

  總那麼遙遠。

  驀地,前方的人停下腳步,望著座落於小山丘上的老舊教堂,中國女孩清澈的墨色眼眸閃過幾許困惑,但還是跟上他的步伐。以著既遙遠卻又能清楚感受到其存在的距離,一平一顆心撲通撲通地跳動。究竟是怎麼樣的心緒?讓她這麼一股腦地追上他--即使只是望著他的背影。

  是否就如同癡心的人魚公主,手握著匕首,卻仍能想著王子每一分、每一秒的好?是否就如同人魚公主心甘情願地墜入深海之中,帶著對王子的愛戀、帶著一份真切地祝福,就這麼永遠消失在王子那佔滿著別人身影的記憶中?

  也許一平是心甘情願的望著他的背影,但她終究不是人魚公主。

  終究,她不是那淒美童話的公主,也不曾在王子的記憶中停留。



07


  雲雀恭彌坐在教堂最前方的長椅上,顯得閒適自在。老舊的教堂空蕩蕩,除了一排排的長椅寂寞地空出一條走道外,前方的神像已經被移走,正上方的七彩玻璃透著光芒。一平帶著一份忐忑不安,踏進了教堂,在看見雲雀恭彌出現在最前方的位置時,她著實嚇了一跳。

  「雲雀先生……」一平輕聲喚著那人的名字,語氣沒有期待沒有愉悅,只是試著將這四隻字,唸得清楚、平穩。她銀鈴似的嗓音迴盪在教堂的每一處,雲雀恭彌的耳自然也不例外。「……既然都踏進來了,何必退卻?」他沒有回頭,以著一貫清冷的語調說道。

  「打擾了……」察覺雲雀恭彌語氣中並無任何不悅,她深呼吸之後,便緩緩地移動腳步往前去。卻在走道的中間停下了,而後看著雲雀恭彌的背影,就是這種距離--使她既想前進,卻又害怕地退卻。一平站直了身子,垂首望著自己墨黑色的布鞋,之後猶疑了一會,才在長椅坐下。

  教堂又轉變為原先的安靜。但一平卻清楚聽見自己左心強烈的跳動聲。距離明顯地拉開許多,卻連待在同一空間的勇氣都沒有嗎?

  他與她,什麼也不是



08


  「……不想失敗,唯有變強一途。」驀地,前方的他出聲道,之後站起身,平緩地邁開步伐,鞋底親吻地面的清脆聲響穿過排排長椅,接著穿過一平的心。當她似是意識到什麼般,連忙抬起頭的瞬間,映入墨色眼眸的景象,仍是雲雀恭彌那孤傲的背影。他推開門扉,陽光透過他的身形,灑進教堂。

  一平莫名地眼框濕潤。

  她不是人魚公主,他也不是王子。

  人魚公主無法一直守候著王子的背影,可是她,一平,卻做得到。王子不會記得人魚公主的一顰一笑,但雲雀恭彌卻記得她的名字。

  這樣,她是不是比人魚公主稍微幸福了一點呢





                            ……全文完。



Free Talk-2014/4/16*

  這篇雲平應該算是我唯一一篇,也是自認為情感處理得不錯的一篇。原因無他,如果去魚羊逛一逛家教區,就會發現以前的我還是有那麼一點可取之處的吧……現在來看,缺點還是有,不過當時的那種執著,還是讀得出來XD也很感謝未婚妻給了這個機緣,讓我能夠寫出雲平,雖然之後我還是比較傾向風平啦!師徒什麼的也很可愛唷=v=
  現在想一想,家教的過渡期挺短的,我一直不明白自己怎地出坑如此快啊www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若有疑問或感想、意見,歡迎交流!
請勿使用火星文,但注音文偶爾可以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