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日

【焱朝】決

  ※焱無上與朝天驕。
  
  
  
  荒野,絕峰,腥雨。
  碎甲,枯骨,殘刃。

  一人,纖細精實的身軀,包裹在深紫戰袍之下,雪白的胸前,一只迷眼的彩蝶,散發誘人的艷色。那執握蝶刀的掌心,在四野上熾烈的焰火,被那洶湧的暴雨澆熄之時,鏗鏘落地。充盈肺葉的呼息,盡是可惱的鐵鏽味兒,教她不住蹙起秀眉,一張端麗精緻的嬌顏微仰覷天,舉止威儀,神態俊朗,王者氣度,表露無遺。

  煙硝過,驟雨臨,遍地的血海,飽滿了乾涸的土地,宛若重獲新生,逐漸泛起了一陣清新香氛,驅散了最後一縷戰場無情。倏然,那如帝王般的驕傲女子,跪倒在地,綴著珠飾的高貴甲冑,濺上泥濘,同時沾染她白皙的頰緣,失去光彩的深褐幽潭,如同離魂,墮入黑暗。但她劇烈起伏的胸口,緊促的喘息,仍昭示著她活著的事實。

  戰雲鳳座,赴死無悔,俯首痴妄!
  她堅定得如竹如石,即便烈火纏身,不改其志。

  「成王敗寇,你殺了吾。」眸光落處,那以火護身,明黃張揚的妖族男子,驀然大笑起來,焰戟恣意甩脫在旁,他大步至於女子身前,比她狂比她傲地宣告,「本爺要殺妳,妳卻被人救走,今次──我不殺妳。」他從容執袖,淡淡抹了把雨水,蹲在戰雲界的王者面前,輕蔑地扣住了她的下頷,「像妳這般猖狂的女人,本爺是吃定了!」聞言,朝天驕眼色一凜,一道凌厲掌風向他面門襲去,卻被男人輕易攔了下來,那烈火蒸騰似的內息,彷彿要榨乾她的心,無路可退。

  「想抵抗本爺,這是真服輸還是假投誠?」焱無上挑眉,輕浮的笑靨,藏住了他難以自抑的興奮與盼切,他曾言這女人嗆辣非常,但那不過隨口叫囂幾句,在此之前,妖界聖嬰主,可是不把這株早該枯萎的薔薇看在眼內。但此刻,焱無上願意被這傲氣凌人的鳳蝶吸引,即便是令人粉身碎骨的擁有,他皆要痛快享受。饒她不死,便是他對她的試探,以及──挑戰!

  「戰雲界之人,豈容你輕言污辱!」朝天驕搡開了他的身子,翻開已被軟泥覆掩的凰刀,鬱塞胸口的惡氣,隨著乍然發洩而出的內力,連同鮮血噴濺在焱無上的脖頸。他低啐一聲,猛地環過那柔韌腰肢,大掌撫觸著甲衣脫落而露出的絲織紫紗,優美如蝶翼的背脊,在她痛苦曲身之際,似是破繭鳳蝶,即將展翅之態,幾乎教他忘了險些被她暴衝而出的內息震傷之事,僅是怔愣片刻,才緩過來替她疏導內傷。

  「朝天驕,本爺施手救治,看妳今後如何償還。」焱無上俊逸臉容未見一分得意神情,然掌下力道含藏輕柔,引得朝天驕握刀的手心,微微發顫。懷抱自己的男人,既是邪佞妖族,又與她結了樑子,失去戰雲界,失去許多戰雲族人,她不畏痛,不怕傷,就懼那曾被人景仰的鳳座之名,至此蒙塵!她怎能任由焱無上如此待她?

  「焱無上!朝天驕今日,記住你了!」決心霎起,淹沒了流淌心扉的一瞬動容,凰刀蝶殺應和主人心意,殺氣立時湧現,本該有所覺察的焱無上竟無動於衷,但見她起手,刀鋒滑過雨珠晶瑩,映亮了二人交錯的眸光──

  「想敗本爺,妳可有十足把握?」

  噹的一聲響,如龍蛟繞峭的銀鋒火戟,將豔紫的凰刀揮開雨霧之中,滑入鬆軟的林地裡,再不復見。

  萬丈雨濂處,幽遂深霧中。
  卸甲,裸膚,烙印般的吻。
  綿密在她唇口之間,灼燙滿身傷痕。
  深刻在冰冷的雨水裡,凍寒了她的心。

  ──卻似火舞歡騰,融化了她所有武裝。





                          ……全文完。



Free Talk*

  這篇的想法,是因為焱無上與朝天驕打鬥的時候,莫名地你來我往,就想他們之後的對決,究竟會如何呢!焱無上能否直接攻略小辣椒的心心心心──於是我就只好先放下對玄冥的愛護,填了這篇了(捂臉)有機會也會填玄朝的,基本上小辣椒又威又帥,這些男人也不容易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若有疑問或感想、意見,歡迎交流!
請勿使用火星文,但注音文偶爾可以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