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8日

【絃左】情花

  ※絃知音與左手香。
    
   
   
  ──天籟箏聲響,荒蕪之地,亦能綻放燦爛百花。

  桃花樹下,正欲休憩的粉衣少女,聞得遠處悠悠傳來的一首琴曲,彷彿溫柔微風,捎來屬於春天的氣息,帶著那股甜膩花香,繾綣而來,教她腦袋裡的瞌睡蟲逃得一乾二淨。起身順理了衣裳,她四下顧盼,欲尋琴聲源頭,凝神聆聽半晌,辨認了方向,連忙提步追趕,似怕下一瞬箏聲終了,將再難找到奏曲者。

  出了村口,那琴曲未停,聲音逐漸清晰,她疑惑究竟何人有此等修為,曲聲透勁,卻又悠揚溫和,足有喚醒萬物生氣之能。腦海不經意閃過那張溫潤俊雅的面容,透著平淡與沉靜,面對那人時,那些急躁心緒,總是石沉大海,她每回越瞧越氣憤,但那人的神色,始終無任何一絲變化。

  就在他們之前的賭約結束後,她乾脆地離開,雖表面上不甘於此,但心知能為多有不足之處,若再逞能下去,也不過教人笑話了去。她未曾受過那般對待,但到底仍是知曉實力差距,口裡說著那人妖言妖語,底心何嘗不知他真有厲害之處?

  邊是思索,腳下的追蹤又更快了幾分。現在她總算無事一身輕,誰還敢用琴音招惹她!簡直是不把她放在眼內!心中把定主意,飛快地繞至綠林,隨著步伐的逼近,對首流水潺潺之聲愈發清晰可聞,她凝眸細瞧,走至一棵大樹旁掩身探看,果見一人於溪畔端坐,如玉長指撥弄一把木琴,透明絲弦在那人手下翻捻挑撥,映著林間微微透出的光線,就是弦音都鍍上一層晶瑩的光,聽在耳裡,伶仃琉璃,脆響分明。但她卻只感一股怒氣猛然上升,咬著下唇,將到口的讚嘆,盡皆吞回肚裡。

  那人一身潔淨出塵,銀白髮絲繞著幾許髮辮,迎面而來的清風淺揚,仙風圍繞,一派飄逸溫雅,再多的形容詞都不足形容他的好,看得她重重哼了聲,回身欲走,轉瞬箏音嘎然而止,一切歸於虛無,只餘平淡的風聲、水聲、鳥鳴聲,補足天地失去箏樂的空寂。

  「姑娘,吾們又見面了。」音嗓清清淺淺,淡而緩,柔如水,輕輕遞入耳心,屬於他的一切,悄悄地在左心暈染開來,一發不可收拾,她閉了眼,恨恨地轉過身,卻踉蹌地後退了二步,只因那人已佇立在她身後,亦不知多久,「你、你這妖僧,不待在那什麼無佛寺,偏出來嚇人!」她本來便是心直口快之人,眼下一急,竟口不擇言起來,但隨即想到,自己不也這麼稱呼他好幾回了,於是按下那股莫名歉疚,瞪著一雙美目,對上那琉璃似的清眸。

  「姑娘這次,聽到琴響了?」對於她之言語,一點芥蒂都無,他眸光下探,細瞧著面前人的神色變化,卻見她瞥了眼遠處的木琴,不甚自在地低哼著,「這會兒你彈的可是有弦之箏,常人都該聽聞。」聞言,他淡淡地牽起了唇角,知曉她已多少明白了那日賭約,所聽所見,究竟有何差別,望著她的眼神不自覺地深了幾分,「事情不盡然如此。」

  「你又想說什麼?」她沒好氣地側過臉,眸光竟還是不聽話的凝在他身上,捨不得移開眼,她心裡怪疑得緊,只當自己著了什麼道,雖然著急,可卻很肯定他不會害任何人。「妳心中若無我,又怎能準確地知道琴聲所向。」聞言,她面頰忽爾燒紅了泰半,心律不整起來,腦子裡轉著他所言的「我」是不是在打什麼啞謎,更確定自己一定是中了妖術,才會腦袋變漿糊!

  「夠了!你這妖僧再說,休怪本姑娘不客氣!」他微偏著頭,清楚地瞧見面前人兒雙頰浮現的暈紅,但知曉她臉皮較之宣紙還更薄些,也就不忙著說破,「吾不說,妳想聽,亦能聽到。」這話引導意味實在濃厚,偏生她心思單純,思緒隨著他的話浮動著,劇烈起伏的心跳尚未平息,身側人竟已將她的雙手執握於掌心,令她登時羞惱不已,「你還不快放手!」

  「貧僧並未動手。」她搖首,眨眼在看,雙手並未被人握住,而他的兩手亦端正地負在背後,絲毫未動,「妖僧,你又騙人了!分明、分明是你握住我的手!」聞言,他斂眸沉吟半晌,抬首接過依風而落的粉色花朵,輕輕一笑,「姑娘,一切是妳起心動念而至,並非貧僧所為。」

  她復又後退了一步,翦水似的雙眸流轉怒意,卻莫名含了層水紗,他望在眼內,平靜無波的心湖,泛了漣漪,「姑娘妳……」話未盡,便已被另一道細柔聲嗓打斷,「都是你,你究竟對我下了什麼妖咒,令我的心口難受得緊。」語末帶著些微地洩氣,抬起鞋尖踢了草地邊上的小石子,不再看他一眼。

  「確實是吾的不是。」他掌心驀然收攏,執握著那粉嫩花兒,輕柔地撥過她頰畔的青絲,覺察到她細微的顫動,微彎的唇笑意更深,清澄眸光仍是平淡沉靜,白皙指尖攫起一綹黑髮,輕巧地別上花朵,「貧僧絕無戲弄之意,如此,姑娘可能原諒?」溫雅音嗓淺淡依舊,絲毫不聞任何一點情緒起伏,她有些怯然地抬睫凝視著那張俊逸臉顏,燒紅雙頰的熱度不覺又燙了幾分,「不能夠原諒……」

  「為何呢?」似是疑問般的語調微微上揚,亦也撩撥了她早已紛亂的心,她輕囓下唇,那股單純直接,不願服輸的率直性子使然,她當即不滿地喊道:「因為遇上你,只會讓我心口發悶!」話落,一身粉衣的絕麗女子踮起了腳尖,那底白袍淡雅的高僧,僅是笑嘆一聲,執起擺放在側的雙臂,環住了某個向自己不斷欺近的人兒。

  遠遠地,晨光灑落,映照於樹陰之中的兩道身影,合而為一。





                          ……全文完。



Free Talk-2018/2/5*

  現在再看這一篇還是被萌到欸欸欸欸欸──這樣答應心之友的H應該可以順利生產了,腦海很有劇情啊(捂臉)這種吃人夠夠的劇情怎麼腦補都不膩!越黑的心肝跟越淡的性子相輔相成真的~超棒!

  原始後記:
  本來只是想寫一下短短的、非常短的即興。
  結果不自覺地有二千字了,於是就獨立成篇啦XD我知道這一對又是個冷門的下限,何況我對佛公子的瞭解並不深,完全靠著與左手香賭約那段進行強大的腦補行動(?)雖然我也喜歡漂香……但是、佛公子還是比較早吧?(毆)以時間劇情上來說!
  當我心中認定這一對的可能後,無法自拔地去爬文,雖然早就預料到不會有XDDD可是,看到有人的網誌寫說:不知道他們兩人會不會在一起呢。我整個就有種心花怒放的感覺,果然還是需要一點信心喊話的(喂)總之,照舊一句話,努力耕耘=v=/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若有疑問或感想、意見,歡迎交流!
請勿使用火星文,但注音文偶爾可以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