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4日

悠悠的後記都在這。

  就是個想知道自己能任性到哪種程度的故事(。
  從頭說起吧,我動筆的次數變得極少,在去年或者前年,其實我對荀彧跟唐潁感到非常疲憊。倒不是說熱情消退還是其他,而是跟某一段時間的魔翠、冰劫一樣,我沒辦法解決存在他們之間的問題。比如我沒辦法解決他們身分差距太大這件事。唐潁家世當然不差,但是她跟荀彧產生婚姻的過程,以個人的眼光來看,就是件不合理的事情。
  這也是我自己的毛病,太常寫某個CP,就會進入鬼打牆狀態中,直到某一天忽然又豁然開朗,覺得其實這些問題--我早就有答案了,只是敢不敢實驗或挑戰。
  那就說到這篇的一些背設,大概是最接近我差點放棄的,關於「現狀」的時間軸。也就是荀彧與唐潁成婚,究竟該如何經營這段感情?而他們之間的阻隔,要如何排解?有一個前提是,荀彧最後是答應娶唐潁的,我想要證明的,是他出於愛情去娶唐潁,並且這段感情禁得起時間的打磨與考驗。 
 
 
  唐潁最在乎的(在無法確定彼此心意的情況下),其實就是,她讓荀彧非常丟臉。而且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他丟臉的源頭。這點上,兩人開始的基礎都差不多,就是歉疚。而荀彧看起來不用歉疚,更可以理直氣壯,但是當他選擇信守承諾的時候,他也同樣付出代價。由於我是個非常死心眼的人,所以他們起先是半自由戀愛,也就是延續我最開始寫的彧唐走向,唐潁因為唐衡過世,半賣半送提早與荀彧相處。後面唐潁才會說出:其實你不用為了承諾娶我。這樣的話。
  因為很明顯,荀彧長大唐衡屍骨都乾了……這種情況,荀彧當作沒這回事都是可以的,還能把這段時間接納唐潁當作一件值得稱道的事情,讓她做個妾,好似也是個恩典?
  可是荀彧還是娶了唐潁。這時我會有個疑問(好意思),到底娶了當下,誰在乎誰多一些,誰向誰打開心房多一點?我覺得是荀彧,而不是唐潁。荀彧的條件很好,主要是他非常的聰明,非常有識人之能,他是為人所稱道的「人物」,所以他說要娶唐潁,就是真的娶了她,這無關任何人的眼光。他首先當然會覺得,唐潁約莫也是喜歡自己的。他能夠感受到兩人有一定的情感,而且這會是對等的(僅管環境條件上不對等)。
  可實際上,他不知道,或者他也沒想那麼多,言而總之,洞房那天他覺得唐潁討厭他(純情少年心……),且原因不明,所以他們沒有圓房(在悠悠內文)。大概是因為他姓荀,是族人數量龐大的名門,再加上他本身的才名,讓這件婚姻不單純只是他信守承諾→他覺得他們可以在一起→娶她。這樣簡單的流程,這個流程背後,唐潁吃了很多苦頭。日日夜夜折磨她的,是她喜歡著荀彧,然而這並沒有用,對荀彧,一點用也沒有。
  她清楚的知道,他們即使相愛,她也永遠配不上他,他可能要為此,承擔一些質疑嘲笑的流言或眼光。這個絕望,竟然很意外的讓荀彧痛苦了很久(我就是喜歡看男角痛苦!),說起來,讓他們越來越對彼此投入感情的,正好就是整個荀家的名門壓力……因為荀家在我自己腦補的看法裡面,大概是很不爽唐衡這樣做的,尤其在知道荀彧是個神童級人物後,更不高興了,憑什麼唐潁撿了個現成的?重點是荀彧不僅有頭腦,還長得頗牛郎(荀:……)我是說,他長得好像也很帥,唐潁怎麼看都讓人覺得太幸運了(?
  而荀彧,又對她動了真感情,大概是歉疚到執著到珍愛這樣漫長的過程,他可以很好地告訴唐潁,即使他們一無所有,他們也會因為彼此是彼此,而相愛相許,決不改變。於是唐潁這時候,才終於放下了絕望、小心翼翼、痛苦、自我厭惡,努力的與荀彧過日子。
  大概先到這,感覺也沒什麼重點(欸)其實我想吐槽的是,荀彧你就是個隱性受虐狂啊!被使喚被依賴被渴求的時候,才覺得對方愛自己,這種不是超腹黑就是超級大腹黑……外表虐待狂什麼的,都只是忽悠人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若有疑問或感想、意見,歡迎交流!
請勿使用火星文,但注音文偶爾可以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