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31日

【宵晴】虛假的信念

  ※Nabari同人創作。
  ※過度意識流有、人物扭曲有。




00


  Yoite、Yoite、Yoite……

  不會讓你知曉,我正在呼喚著你。


01


  那是個久違的晴天。六条壬晴起了個大早,深沉的鬱綠色眼眸透著幾分隨意,他望著蔚藍非常的蒼穹,萬天仍是那樣的平靜。他那渴望著平凡度過一生的思維,促使他不斷重複一如往常般的生活。

  是不是改變了什麼?他不知道。

  今天才打開家門,就見到清水雷鳴與相澤虹一友善的道早,他承認,他一成不變的生活是有些許的改變。但是,屬於六条壬晴的那份事不關己的思考模式,或是對於自己背負著森羅萬象的沉重責任,都不會有任何變化,縱使他選擇擔下一切--卻又矛盾的在旁觀者與當局者之間展開拉鋸。

  也許,六条壬晴一點也不想知道,究竟哪裡改變了、心裡起了什麼樣的變化。就是為了同伴生命而接受那個人的要求--消除他的存在,也無所謂。


02


  --無所謂的。

  只要保持著平常的態度,以永遠的旁觀者度過一輩子,就是六条壬晴最奢望的。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硬是將這一切扭曲,甚至是拋棄了呢?
  他不曉得,也同樣迴避了這個問題。

  自始至終,都想簡簡單單的結束掉這一切,回歸他所嚮往的平凡。而今,卻又不是如此了,左心深處的某一地方,正在掙扎著什麼。漸漸地認同的夥伴、朋友,或是一而再再而三對上的敵人,他在忘卻與烙印之間糾結。

  忘了也無所謂。他輕喃,纖細的手臂放下兩杯水,推至雷鳴與虹一前方。「壬晴,你又再想什麼了?」雷鳴出聲,動作有些僵硬的端起水杯,「什麼都沒有哦,雷鳴千萬別太拘束。」六条壬晴慣有的小惡魔模式顯現,雖然總讓雷鳴與虹一不敢恭維,卻又矛盾的認為能夠表現這一面的壬晴是快樂的。

  是快樂的嗎?無所謂吧。

  六条壬晴總一笑帶過。


03


  「第一,讓人將森羅萬象抽離;第二,為自己使用;第三,為我使用。」眼前身穿大衣的少年,雙眼毫無情感的反射著六条壬晴的面孔,要他做出選擇。他很清楚,除了第三項之外,他沒有多餘的選擇。

  「我選三,因為比較輕鬆。」拾起少年掉落的帽子,六條壬晴鬱綠色的眼眸黯淡了下來,但僅僅是轉瞬間。

  --怎麼樣的都無所謂的,我沒有資格拖累誰。

  只因為那樣的事不關己,使他無論如何,都要保護著什麼人


04


  「宵風……」驀然,自家店門打開,映入眼簾的人,卻並非六条壬晴無聲喃喃的人,而是那誓言保護他的雲平帷。胸腔鼓噪起來,壬晴下意識地撫上胸口,靈魂深處,已有某種東西,悄悄碎裂。但那習慣的處事方式,導致他刻意忽略了心底的某種聲音。

  害怕被人厭惡……

  害怕被人疏離……

  --無所謂吧。總在這句話之後,他仍舊是那個六条壬晴。唯一不變的,就是改變,他是該承認或是否認,都是他所決定的。只要一直秉持著這樣的思考方式,他才有辦法讓自己走下去。

  無論是當上隱之王,實現宵風所希望的。

  還是,早點脫離森羅萬象的束縛。


05


  「六条,你還好嗎?」雲平帷的聲音,自耳畔傳來,六条壬晴回神,卻像是聽到象徵死亡的深淵呼喚,他睜圓了沉綠色眼眸,看著眾人一一倒下。

  「不會這麼快的……」

  「絕對不會……」

  「宵風!

  欲衝出家門找尋少年,才發現意識漸漸模糊,之後再也看不見任何色彩。對他來說,都無所謂的不是嗎?僅僅為了他人,就能奮不顧身,關於自己的事情,總能事不關己的離開,遠遠地走開。移動步伐,帶走了旁人為他多餘的擔憂,帶走了旁人對他滿滿的關心,不著痕跡。

  就連這樣,都可以無所謂嗎?

  六条壬晴陷入無盡黑暗,而後迷失。


06


  Miharu、Miharu、Miharu……

  不會讓你知曉,我在黑暗深處的求救。


07


  少年獨自坐在地板上,垂首望著刺眼的陽光映照地板時的光芒,黯淡的深藍色眼眸無神地凝視著,直到男子遞出一杯甜膩的熱可可,他才緩緩抬眼,「喝吧。」簡單的話語,就是男子與他相處的方式,沒有多餘的關切,純粹的給予少年一個能夠遮風避雨的場所。

  「……你。」薄唇吐出一個字,而後默默地將熱可可飲盡。男子恣意地睨了少年一眼,少年放下馬克杯,站起身回頭面對著男子,之後推開陽台的玻璃門,「記得回來。」男子模樣有些沒輒的搔著頭,卻不忘輕聲提醒。少年遲疑半晌,才頷首離開。

  一切都很平常。

  但少年將這一切認定為不尋常,不尋常的想見他


08


  「將我的存在……從這世界上徹底消除。」望著纖瘦少年些許訝異的神情,宵風仍是一貫的漠然,他並不期望他懂,也不期盼他明白,就某方面來說,他--六条壬晴,只需要實現他的願望--甚至是,必須接受他的要求。「你……希望死?」聞言,他搖首否決了這個問題。

  「打從一開始便不存在,僅僅如此。」宵風斂下眼睫,再次重複他所謂的願望。六条壬晴眸光流轉,語氣帶點無力,「即使如此……我也辦不著。」或許,宵風一點也不意外六条壬晴的任何回答。即便他回答不能夠使用,宵風心底對此心願的渴望,也會超越對於得到森羅萬象的困難,要六条壬晴使用。

  「如果別人要求你這麼做,你也會因為事不關己,而選擇最輕鬆的方式接受吧。」搭上他瘦弱的肩頭,宵風的神情格外認真,平時冷漠無波的深藍色眼眸,此時透著異常的堅持。就連他自己,都未從注意過的--堅持。

  「為我使用它,六条壬晴。」

  這是個要求,六条壬晴會因為他秉持著一貫的事不關己而接受。他會因此而承受,只因為那樣比任何人都還脆弱不堪的心靈。宵風也同樣的,不會對六条壬晴有所明白,也用不著去瞭解。


09


  「我會讓你當上隱之王!」宵風閃著光芒的沉藍色眼眸,異常刺眼,原先陷入掙扎的六条壬晴無法明瞭,屬於他倆之間的秘密,實現他心裡的渴求,讓自己回歸平凡的生活……永遠事不關己的生活下去。因為如此,所以他必須當上隱之王,得到森羅萬象。

  你不需要懂、也不用明白。

  宵風將那轉瞬間的盼望收進帽簷下,兩個只存在敵對關係的人,在互利的情況下,變為為達成目的而聯手的同伴……?也許,兩人都不願去面對這個問題。宵風從此影響著六条壬晴的生活,帶來了衝擊性的改變。身上擔負著認定為夥伴的性命,他選擇順從。

  「還會……再見面嗎?」恢復一些生氣的釉綠色眼眸,透著一絲絲期盼,宵風沒有動搖,或許是他無法動搖。兩人的關係成立於相互有利的情況之下,沒有誰可以跨越這道橫溝,很清楚也很明白的擺在眼前不是嗎?「會的。」他只能以簡短的字句回答,情感之類的話語,對他實在是多餘。

  真的有辦法全部割捨掉嗎,情感?

  疑惑,是不該有的。沉藍色的眼眸再度失去光芒。


10


  想見那名纖弱少年的心緒,須臾平復下來,這一點也不像他會做的事情。驀地,眼前浮現被飯綱心眼看透時的景象,心底的恐懼乍然充斥全身,他也是一樣的脆弱。宵風與六条壬晴,是極端不同的,卻也是相似的。也許,早在他答應自己的要求的那一刻,那謊稱被完全拋棄的情感,似乎漸漸回到他身上了。

  說不定。

  但他那強烈希望自己消失的執念,卻吞噬了他的內心,以及一切的一切。他與他,都沒有任何選擇,只能憑藉著自我的信念,這麼走下去。孤身一人的,走下去,前方或黑暗或光明,對他們來說,都不再重要了。

  失墜於永遠的黑暗中,也不懂得求救。

  不願意存在、僅僅如此。





                            ……全文完。




Free Talk-2014/4/15*

  此文相隔六載,其實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啦……大概(ry
  原本想作個新版點評FT,結果發現自己根本不敢直視這篇文XDD
  總之,這是寫於我基測那年,而且還是歸來作,所以算是還OK的。
  隱隱記得在基測期間有生過兩篇天之痕的同人,只可惜都石沉大海不知所蹤了(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若有疑問或感想、意見,歡迎交流!
請勿使用火星文,但注音文偶爾可以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