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7日

【赤翠】欲碎

  ※赤睛與寒煙翠。
  ※R18,永無止盡的單向情感。
 
  
   
  他原本以為他可以忍的。
  他原本以為他能夠目空一切,無論是那荒唐的主體,還是與之糾纏不清的王女。
  甚至是這個貧瘠的國家,火宅佛獄。

  但他不想再忍了,不想再讓更荒謬的情感佔據他空無一物的心扉。
  不想讓誰,再來攪動他哪怕一絲一毫的心緒。

  他將她恨恨地壓在黏膩的草地上,抬手扯開了她胸前的排扣,耦色的抹胸貼在那起伏的胸線上,她氣憤地欲意掙開他的鉗制,卻在下一瞬抽了口冷氣。他垂首吻過那飄著香馥的鎖骨,就勢解下遮蔽著那飽滿渾圓的衣料,靈巧舌尖一下噙住嫩紅的蓓蕾,她難以自禁地弓起背脊,倔強地咬著下唇,不洩漏半分情動低吟。

  他不以為然,溫熱的津液,令可人的櫻色霎時染上一抹水亮,看著淫靡,他知曉自己氣息逐漸不穩起來,提起掌心柔柔地掐著她左胸脯,指梢若有似無地挑勾著她已被沾溼的紅點,他俯身又舔了另一邊的紅蕊,直至她不住呻吟出聲,他這才抬睫去瞧她臉色。

  平素清麗冷淡的俏顏,已被情欲蒸騰,面色暈紅泰半,朱唇微啟,洩出誘人喘吟,然柳眉微蹙,神情仍是不甘,「赤睛……你放……啊……」話尚未至末,便轉作一聲嬌軟輕呼,他只感下身一緊,搓揉著一雙雪白豐滿的手心,便下意識地加重了力道,他沒理會她無力的命令,伸出一隻手便探去她的下身,並不打算將她脫個精光,僅只是往那裙裾下的褲帶一扯,便連同內裡的褻褲,一齊褪了下來。

  雪白的玉腿登時映入他的眼中,他提起另一只掌心,將她的左腿自褲裳中拉開,那氾濫著春情的粉色花谷便在他面前一覽無遺,他不去管那還鬆散穿在她右腿的絲褲,一向淡冷的紫眸閃過一絲未明,他在垂臉欺近她的腿間時,僅是瞥眼,便看見了她褲襠早已溼透一片,不甚在意的一哂,涼薄的淡唇便細細的舔吮上那微微溢流花蜜的小片花瓣,她既是忐忑又是羞恥地低叫著住手,但蔓延四肢百骸的莫名快意卻讓她頻頻扭動腰肢,似是要討得更多的撫慰。

  他伸出舌尖,淺嚐著那因他的吮吻而透出些許白濁的蜜水,兩指掐捏著她早已腫脹的花核,只見大開的玉腿腳趾不住捲曲,她側過臉,卻抑制不下那渴求的欲望,本還含在唇畔著嬌吟已然失守,一聲高過一聲的傳入他的耳裡,「啊……赤、睛……別……弄了……」分明抗拒非常的話語,竟是毫不掩飾那浸染春意的低喘哼吟,他恍若未聞般,揉捏著脹大的粉色蕊珠愈發快速,溫涼的唇舌挑開她粉色的肉瓣,在她緊緻的穴口流連,他不動聲色地解下腰間綢帶,褲裳一鬆,他眸色黯了黯,上方的人兒已辨不清東西南北,踮著腳趾尖,終是按捺不住地呻吟起來,「唔……啊……不要……赤……」

  但她尚不及喊全他的名,一股難以言喻的快慰便占據了腦海,她拔尖叫著,只感花穴一陣酥麻,洩出了大量淫液,他忽爾抬起她的左腿,猛然將勃發多時的莖物挺入她的幽穴,一陣淫穢的水澤聲響隨著他的抽插起伏,還沉浸情潮之中的她甫回神,便已任由他顛鸞倒鳳。體內屬於他的碩物一次次的摩挲著敏感的內壁,她身子乏得緊,可那溢滿淫水的花穴卻不甚饜足,吞吐著他的硬挺,每一回的退出,那紫紅的肉莖都帶來一絲白濁的陰精,繼而又兇狠地頂入她的花心,引來她食髓知味的羞恥喘息。

  他並不在乎她此刻的感受,僅是跟隨著欲望所向,享受著那粉嫩花徑包裹著他的分身,就著他搗弄的規律,不時鬆緊,他低低喘息,喉間梗著一聲壓抑的嘆息,將身子微傾,向前曲起她的腿,將她死死地制於身下,兩人緊密的交合變得更為緊迫,她受不住如此快意上湧,迷糊地哼著,「赤睛……你……快些……好、麼……」觀她一張紅透的雙頰,汗溼的身軀,他知她已是屈服,可他卻不打算就此罷手,扶著她的翹臀,便使勁抽送著他的欲望,淡唇如雨點般落在她的頰緣及脖頸,她弓著楚腰,不願面對自己渴望著那更加深入的交合,僅是闔上眼,傾洩那迷亂的淫聲。

  他打量著此時溺斃欲海的她,洩憤似的頂撞著她的花心,彷彿要貫穿她的軀體,她顫抖著尖聲喊著他的名,他由始至終不曾理會過她一星半點,卻在這一瞬軟了心,「寒煙翠……寒煙翠……」他喚著她,那一如既往的清泠聲嗓變得渾濁低啞,身下仍不改挺弄肉穴的頻率,反而變本加厲地加快了抽插,直至碰到她花心處的柔嫩地帶,她才搖著頭低泣出聲,「不行……不……」他依然故我,感受著莖冠摩擦著肉壁皺摺的難耐,每一下的搗撞都已是瘋狂,他知曉的,不僅是因為主體那扭曲的情感所帶來的影響,令他逐漸管不住自己淡漠的心,他也隨之癲狂、隨之執著,偏要占有她的全部,才能夠滿足心底稱得上卑微的奢望──

  他眼見她不住發顫的身子,未受牽制的右腿禁不住往外拉開,讓他的陽莖更深刻的撞在體內深處,她仰著頭,唇邊的嬌吟化作一串黏膩的音節,他擒起她款款擺動的纖腰,深藏心扉的情意宛若猛獸傾閘,如洶湧浪濤,席捲了他腦裡最後一絲清明,下身一次又一次的頂撞,都帶了前所未有的快意,他瞇起紫眸,像是要將她融入骨血,拆吃入腹。

  他掐著那已生紅痕的腰肢,將她按著,恨恨地搗弄她已是脹紅的穴口,她耐不住一下快過一下的抽插,緊繃著背脊等待著那浮浪般的欲潮將她徹底淹沒,當即尖叫一聲,被陽莖充滿的幽穴霎時又洩了一地春情,他低吭了聲,覺察她已至情顛,彷彿吸吮著莖物的肉壁猛然緊致,他哼了聲笑,加速了律動,將那飽含情欲的灼熱傾洩在她的體內。

  他原來不是什麼觀察者,更不可能淡漠地望著一切發生。
  可他以為,僅要宣洩出那份徬徨,他便能從此心若止水。
  原來那些都只是他的妄念。

  他與主體,不過同樣荒唐無忌。
  為了一個名為寒煙翠的女人,視世間天崩於無物。
  他漸漸懂了,他與主體,是那麼相似。

  相似得──

  喪心,病狂。





                          ……全文完。



Free Talk*

  這篇就請勉強當做魔翠H的鋪陳吧XDDDD但仔細想了想,總覺得不管怎麼寫,好像都不夠詳細(喂)不曉得還要追求多久,才能夠體會到最深刻與激情的H啊啊啊──希望我魔翠H寫完,可以到另一個境界!這樣才不枉我還重看了一下饕餮反省呢(喂)

  其實,從最初寫魔翠開始,一直都把赤睛定位在這種位置,就是寒煙翠不將他特別看在眼內,當然赤睛淡定帝,又怎會去注意寒煙翠呢?可越是想冷眼旁觀,就越無法忽視寒煙翠在主體心中的不同,繼而擴大到令他無法承受的程度。他果然會想多看那麼一眼寒煙翠、多占有她哪怕一分一毫,但他知道絕不止主副體的聯繫那樣簡單,因為自己早就已經了然在心。

  認真說起來,赤翠比較像單向情感,魔翠則是雙雙墮落,大概是我給魔翠赤的簡明區別(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若有疑問或感想、意見,歡迎交流!
請勿使用火星文,但注音文偶爾可以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