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8日

【魔翠】心念

  ※魔王子與寒煙翠。
  ※連續性短段子、對話為主,清水向。
  


十、

  妳說我活在欺騙裡。
  妳說我不懂道德倫理。
  妳說我無法體會愛情。

  「因為這些情感,都在妳身上呀。」

  什麼都無法擁有,無聊的希望、煩悶的期待。
  沒有妳,我幾乎沒有意義。
  啊,妳說我太虛偽麼?

  一個沒有心的人,要怎麼作假呢?

  「愚昧的妳,何時才知曉自己是帶著兩顆心出世的呢?」



九、

  你說我始終在騙自己。
  你說我不需要勉強自己愛不愛的人。
  你說……我比任何人都還值得愛你。

  「你就不能清醒的看清現實麼!」

  這句話,究竟是說給誰聽的呢?

  我不能說。我絕對不能說。
  說了,這一切都會因為我們而毀滅。
  我們的世界那樣的小。

  小的,就快要容不下你口中那無聊的倫理道德了。



八、

  有些事情必須趕緊停下來,才不會墮入深淵。
  她是這麼想的。

  有些事情當作便作,如果猶豫,就缺失了樂趣。
  他是這麼想的。

  「小妹,跟我走。」

  不需要目的,不需要方向,更不需要理由。
  想要帶妳走,有這麼困難麼?
  我不相信。
  我一向最相信我自己了。

  「你也有永遠都帶不走的東西不是麼?」

  生命,情感,心跳。
  這是我唯一的,僅剩的,能夠自主的東西了。
  但又是為什麼?
  在你面前,似乎連最後一點堅持,都要失去了。



七、

  妳放棄了呼吸的力氣,用妳善良又無知的那顆心,告訴我該停止了。
  凝淵與寒煙翠,是該結束了。
  但我興趣一向很短,實在沒耐心看妳開這樣的玩笑。
  沒有妳的我,也想不起呼吸的方法啊。

  這樣會死的呀。
  妳希望我死麼?
  一定不希望。

  因為。

  妳愛我,對麼。



六、

  在闔上眼睛之前,我還在想像你看到此景的神情。
  一定是嘲笑,一定是鄙夷,一定是不屑。
  你一向便是如此,究竟有什麼能入你眼內?

  我思著,想著,只覺身子慢慢的冷了下來。
  胸口的熾熱,終於失溫。

  如此,一切便能結束了。
  我們的世界,沒有崩塌,沒有。
  我還是支持著最後一絲清醒。

  我沒有說。
  我才不說。
  不說給你聽。

  也沒有時間讓我說了,對麼?

  大哥,今生結束前,原諒我還是不說。

  還是,不能說。



五、

  「赤睛,這種事情必須你情我願,不是麼?」
  「我拒絕。」

  「吾很有耐心,給你三秒鐘考慮,吾只聽吾要的答案。」
  「沒有了也好,有了不過讓你心煩。」
  「沒有心,哪來的煩?」

  「……你真的執著了。」



四、

  如火的熱流,重又喚起了失溫的心跳。
  從一切沒入黑暗之中的空無,回到了如夢般的現實。
  我闔上眼的那一瞬間,似乎僅是昨日之事。
  為什麼,又醒過來了呢?

  「這裡……是地獄麼?」
  如此熟悉的氣息,如此熟悉的面容,我真不想當這作為地獄。

  「錯了,是吾的天堂。」



三、

  世界終於崩塌了。
  你卻還是牽著我的手。

  我不願承認,即使一切都已毀壞。
  這一世,我也不要說。

  不要說。
  聽了你會後悔,不是麼?

  我愛你。



二、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這裡沒有我們的世界,只有無知的妳造就的迷宮。
  我一向對太容易突破的東西毫無興趣。
  所以。

  「吾們一起離開。」

  是我,與妳。
  一起,離開這裡。

  無趣的故事結尾總是那麼演。
  我尋回了自己的真心,然後呢?

  為了妳,我會努力向上。

  讓自己的興趣維持得久一點。
  妳說,好麼?
  妳一定會答應的。

  需要理由麼。
  這次我有。
  想聽麼,要聽麼,只說給妳聽?



一、

  「吾愛妳。」

  難得我沒騙任何人,我果然是最善良的人啊。





                          ……全文完。



Free Talk-2014/6/29*


  這篇用了稍微令人意外的寫法去寫(毆)但不置可否,依照著個小段子間的連結來看,如果改寫成正篇,一定是超級長的……當然很多設定我是不會說的哇哈哈!還是藏在我心裡自己腦補好了(喂)這篇文字雖短,節奏倒是還行,情節也算明快,沒有什麼隱晦的地方,全部集中在兩個人對彼此的情感上,也不用去平衡外在的客觀描述什麼的,難得隨心所至一篇X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若有疑問或感想、意見,歡迎交流!
請勿使用火星文,但注音文偶爾可以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