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8日

【楓中心】雪梅

  ※楓岫第一人稱視角。



  那時,在我手心綻放的不僅是那抹繽紛櫻花,襯著秋日紅楓,就是那該屬深冬的白梅,亦隨著瓊宇花會的到來,同會爭妍。我與拂櫻、極道的相遇,就在那一天,添上了一筆燦爛的開端。

  極道一身雪白,墨色的髮伴隨著象徵堅毅的潔淨梅花,在冽寒卻透著絲絲溫暖的清風之中飛揚,他溫和的眉眼含藏著不同於我、拂櫻的過往。我們皆不知曉彼此的身世背景,僅僅憑藉著所營造出來的表象論交,但為何,又能夠在無形之中產生那股信賴?

  猜忌、防備,對於被整個四魌界通緝的楔子而言,似乎已成必須存在的心態;但對於在苦境悠閒度日的楓岫主人,我為何不能選擇相信呢?我與拂櫻以及小免都為了極道的一聲邀約駐足,亦為了他的杯酒情誼,從此結下了緣。醇香美酒在手,我嗅到了,比起苦境諸多佳釀,還要特別的酒香。

  「好友這酒,不知是從哪裡得來,實是甘醇。」我探問的眼神對上極道溫煦依舊的笑顏,他頷首,卻僅道了這麼一句:「自吾遙遠的家鄉。」


  ──我們都是一樣的。

  以著不同的理由、做出相同的選擇。

  當我們再次聚會見面,已離花會初遇,隔上了好些年歲。江湖,如此渾沌不清的湖海,亦也掀起了驚滔駭浪,與我們那時的把酒言歡,多了分擾、多了喧囂。

  因為羅喉之死的失策,我步入江湖,協助正道禦敵,天舞神司的身分,楔子的身分,終究沒有一句譴責來得沉重。

  君家即便失去詛咒的枷鎖,但我卻害及君曼睩失去重要的人。
  這句譴責,我把它留給自己。

  任憑江湖風浪將我身打濕,身陷泥沼,我亦不悔。若我這雙手,能護及曾帶給我諸多回憶的苦境,那麼對我來說,足矣。

  不去留戀、不去懷念一切,就不會捨不下。並非無情,亦非捨情,這是我唯一能選擇的路,卻也是……最終沉淪的所在。

  但不知從何時起,我的身旁多了幾個人。不需要太多的言語,僅需會意的一笑,就能愜意地並肩而行。我想,僅要與好友們同行下去,或許,這所謂的江湖紛擾,便不覺苦澀無奈了罷。

  但最終,竟無法如願。
  在執劍對著拂櫻,以及小免前,我不止一次想過。
  倘若一切都只如初見,那麼我便不會一次次的說服自己相信拂櫻。
  更不會……捨不下對小免那最後一份憐惜。

  「再見了,好友。」

  極道的神情不如以往的溫和,在我拖著染血的劍身離開拂櫻齋時,他僅留給我那滿滿的失落,與無法挽回一切而自責悲傷的模樣。我僅想告訴他,這並不是他的錯。錯就錯在──他實在付出了太多,無論是對我亦或拂櫻。

  拚命想守護住的友誼,無力的並不只是他一人。並非我們之間的情誼已然破碎,而是……

  未曾堅強。

  「下一次,你就能看見梅舞櫻飛了罷。」在離開拂櫻齋之前,在離開這荒蕪之地前,我葬下了那抹血色櫻花,在一片如雪冬梅飄零下。極道遠遠而來的腳步很是輕緩,我知道他接下來所行的每一步,都已非我能並行的路。

  「要是只有吾一人,吾不接受。」我不訝異他的回答,起身逕自要走,卻聽聞他莫名地呼喊。

  「給吾活著回來!」

  我回過頭,卻已看不清他此刻的神情,是何等不甘與不捨。但我知曉,我恐怕是無法遵守這樣的約定了。當我欲開口道歉,話卻停在了唇邊。

  他曾說過,「吾們既是好友,就不需要道歉。」

  因為……

  吾會一直支持你們。





                          ……全文完。



Free Talk-2014/7/16*

  這是最後的饕餮本釋出篇章。其實當初那件事情,心裡很有底了,只不過想來想去,當事人都已經不記得了,我想我應該也要靜靜放下。最近的事情不多不少,足夠我去充實這個頹廢的暑假了XD
  咳,這篇很短,內容順序關聯並不強,唯有第一人稱勉強支撐著這篇文的可看性(?)但我剛才自己掃了一下,情緒的連貫、節奏都還需要加強進境。不過,我自己倒看得出來,對阿楓或者三先生吧,都是很有愛的,至少是珍惜著當下喜歡他們的那種心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若有疑問或感想、意見,歡迎交流!
請勿使用火星文,但注音文偶爾可以XD